2019年10月29日 星期二

正教會 Orthodox Church - 中国的 Chinese Orthodox Web 1


正教會 Orthodox Church 

中国的 Chinese Orthodox Web 1

ORTHODOX CHRISTIANITY – MULTILINGUAL ORTHODOXY – EASTERN ORTHODOX CHURCH – ΟΡΘΟΔΟΞΙΑ – ​SIMBAHANG ORTODOKSO NG SILANGAN – 东正教在中国 – ORTODOXIA – 日本正教会 – ORTODOSSIA – อีสเทิร์นออร์ทอดอกซ์ – ORTHODOXIE – 동방 정교회 – PRAWOSŁAWIE – ORTHODOXE KERK -​​ නැගෙනහිර ඕර්තඩොක්ස් සභාව​ – ​СРЦЕ ПРАВОСЛАВНО – BISERICA ORTODOXĂ –​ ​GEREJA ORTODOKS – ORTODOKSI – ПРАВОСЛАВИЕ – ORTODOKSE KIRKE – CHÍNH THỐNG GIÁO ĐÔNG PHƯƠNG​ – ​EAGLAIS CHEARTCHREIDMHEACH​ – ​ ՈՒՂՂԱՓԱՌ ԵԿԵՂԵՑԻՆ​​

ORTHODOX WEB: http://orthodoxweb.blogspot.com - Abel-Tasos Gkiouzelis - Email: gkiouz.abel@gmail.com – Feel free to email me…!

EASTEN ORTHODOX CHURCH - MULTILINGUAL ORTHODOXY

♫•(¯`v´¯) ¸.•*¨*
◦.(¯`:☼:´¯)
..✿.(.^.)•.¸¸.•`•.¸¸✿
✩¸ ¸.•¨ ​



<>


復活節:愛,永不止息 
The Meaning of Resurrection

每次的聖餐禮,都是在慶祝耶穌基督的復活。領受聖餐,我們就品嚐了復活。我們的存在,從各種必然的定律之中解脫,朝向自由、朝向愛、朝向神,也朝向眾人。因著復活的盼望,生命的品質也隨之改變,因為我們知道:愛,永不止息。

【 主日讀經 約翰福音1:1~17 】

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這道太初與神同在。萬物是藉著他造的;凡被造的,沒有一樣不是藉著他造的。生命在他裡頭,這生命就是人的光。光照在黑暗裡,黑暗卻不接受光。

有一個人,是從神那裡差來的,名叫約翰。這人來,為要作見證,就是為光作見證,叫眾人因他可以信。他不是那光,乃是要為光作見證。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

他在世界,世界也是藉著他造的,世界卻不認識他。他到自己的地方來,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賜他們權柄,作神的兒女。這等人不是從血氣生的,不是從情慾生的,也不是從人意生的,乃是從神生的。

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的有恩典有真理。我們也見過他的榮光,正是父獨生子的榮光。約翰為他作見證,喊著說:這就是我曾說:那在我以後來的,反成了在我以前的,因他本來在我以前。從他豐滿的恩典裡,我們都領受了,而且恩上加恩。律法本是藉著摩西傳的;恩典和真理都是由耶穌基督來的。

【 東正教 李亮神父 講道 】

今晚我們慶祝基督宗教最重大的慶典:復活節。我想談論關於「復活」的重要意涵。尤其在亞洲地區,「復活」的觀點並不普及,相對地,「輪迴」的觀點廣為人知。

復活,並非以我們現在這樣的方式,倚靠我們自己,來延續這一世的存在。例如:教堂裡面對著我的這部攝影機,是依靠自己而存在的(exists by itself),即使你回到自己家裡,你知道攝影機仍在教堂裡,它是依憑自己而存在的。

但是,人們卻誤解了「永恆的生命」,以為那就是延續這一世的生命,如同此刻的我們一樣,直到永遠。在台灣,我曾聽過許多人說:「嗯,我並不想一直這樣活著,直到永遠啊!我也不在乎會不會『復活』。」從某個角度來說,這種想法是可理解的,因為他們說:「活到永遠,又有什麼意義呢?多活個100年、200年,不是很累嗎?總該休息吧!」我們向其他人解釋基督宗教的核心信息是「復活」的時候,他們也會說:「我才不在乎復活咧!死了,就歸於無有,有什麼關係呢?我才不想復活。」

這和他們看待生命的方式有關,他們認為生命受到某種「定律」(law)轄制,例如物理的定律、必然性(necessity)的定律。然而,我們必須認識到我們信仰的神,並不是像某個希臘神話中的神祇,例如宙斯,不是那樣的神。我們的神,是獨一無二的(unique)、三位一體的神。聖父、聖子、聖靈,是共存的(co-exist)。共存,意指其中一位存在,是因為另一位存在。「聖父」的稱謂,就是基於「關係」,而不是被稱作「A先生」、「B先生」、「喬治神」、「阿波羅神」等等。聖父之所以是聖父(the Father),正是因為祂有聖子(the Son)。神的存在,就是共存,而不是因為某種必然如此、必須如此的自然「定律」。

我們是如何「存在」的呢?因為我們的父母生了我們。我們並沒有要求「被出生」,我們成了時間和空間的奴隸,這就是我們存在的方式。這種方式迫使我們成為孤立的個體,也就是「分離」(separate)。我的存在,是因為我,不論你喜不喜歡我,我就是存在。這是監獄,這是錯誤的存在方式。這是奴役,受到「必然性」的轄制。這也就是耶穌基督為何要拯救我們。

耶穌,神的兒子,道成肉身,成為「人」。祂帶來的生命之道,不是受到「必然性」轄制的方式,而是「關係性」的存在。如同聖子總是與聖父合一,「神人」耶穌基督的存在,是因著祂對聖父的完美之愛,而不是因著祂自己,不是像你、像我這樣彼此分離、彼此孤立的存在。這樣的存在方式,是人類歷史中首見的。耶穌基督具有完美的愛,身為「人」,祂愛聖父。這愛,卻使其他人殺害了祂。然而,耶穌基督卻接受這種存在,因著聖父的愛而存在,而不企圖保護祂自己的生命。

耶穌基督接受了死亡,卻藉著死亡,摧毀了死亡的權勢、終結了「必然性」、終止了分離、解開了宇宙的束縛、結束了時間和空間對我們的奴役。耶穌基督復活了。

當我們說:「耶穌復活了!」不是祂自己一個人復活而已,並非如此。耶穌基督的復活,是最具有社會性、社群性的事件。如果各位觀看耶穌復活的聖像畫,會看見耶穌基督復活時,將亞當和夏娃,從墳墓中救拔了出來,祂也拯救了陰間所有的亡者。祂賦予我們新的存在方式,亞當、夏娃和所有陰間的靈魂,發現了新的「道路」(way),耶穌基督拯救了他們。因此,耶穌基督的復活,賦予人類的本質,一種嶄新的存在方式。

這嶄新的方式是什麼呢?就是以「愛」而存在(to exist as love),這愛是我們擁有的連結、與聖父的連結。因為藉著洗禮,特別是聖餐禮,我們接受了耶穌基督,我們被銘刻其中,聖父成為我們的天父。不只如此,聖靈使我們合而為一,使我們從分離的個體,彼此結合,合而為「一」。如同耶穌在受難前祈禱時所說的,合而為一。

因此,要了解復活、感受復活,我們必須感受到「愛之道」(the way of love)。我們今日讀誦的復活節聖頌,多數取自St. Gregory的講道。這位聖徒說道:「因著復活,讓我們彼此相愛;因著復活,讓我們寬恕一切。」也因此,初代教會的基督徒們,特別是在復活節時,會親吻彼此。當然,現在不可能再這麼做了。

復活,就是聖餐的共融。每一次的聖餐禮,特別是每個主日的聖餐禮,都是在慶祝復活。為什麼呢?因為領受聖餐之前,我們是分離孤立的,而在聖餐禮中,我們合而為一。當我們合而為一,死亡就再也無法轄制我們。

現代有許多人,特別是某些學者,問道:「復活到底是什麼呢?復活的人,是像他去世之前那樣嗎?耶穌基督再來的時候,每個人都會復活。復活的人,跟之前活著的那個人,是同一個人嗎?或者不同一個人呢?」這樣的問題,出於誤解。因為耶穌基督不只改變了我們存在的方式,祂也會改變我們對時空和宇宙的理解方式。時間和空間將不再分割我們,而是結合我們。生命將不再是重擔,我們將不再說:「唉!我總是得活下去,總是得忍受這些痛苦,不論好壞,反正我就是出生了。」不,生命將不再如此。

我們將會活著,因為我們想要活著,因為我們愛著耶穌,因為我們愛著彼此,這才是生命。但如果我們不去愛,復活就是我們的地獄了。這一切是如何改變的呢?不是因為我們先愛,而是因為神愛宇宙萬物,更深深地愛著我們。萬物存在,並非依憑自己而存在,而是因為有一位「凝視者」(observer)。即使是當代物理學,也贊同這種說法。這位凝視者,不是一位旁觀者和紀錄者,而是一位瘋狂的愛者。要回應這愛,甚至接受這愛,並不容易。

什麼是自由呢?我們將會自由地生活,身為自由之人,而不是因為我們被父母所生,無從選擇。自由,就是愛。接受神的愛,回應神的愛,也回應人的愛,這就是生命。這樣的「生命」,不是個體生命的歷史延續,不是你我現在這一刻的永恆凍結。那種個體式的、凍結式的生命延續,其實如同地獄。

我們慶祝復活節,持續四十天,每次的聖餐禮,都在慶祝耶穌基督的復活。領受聖餐時,我們已經品嚐了復活。我們的存在,從必然性的「定律」之中解脫,朝向自由、朝向愛、朝向神,也朝向眾人。因著復活的盼望,我們生命的「品質」(quality)也改變了。

何謂生命的「品質」?如果你只能愛某個人短短幾十年,也許最多70年,甚至100年好了,然後呢?在東方宗教中,人們彼此之間的關係,彷彿偶然的事件,因為人們不斷輪迴轉世,甚至成為互不相識的生命體,那又如何能繼續相愛呢?但如果你能認得你所愛的,而且你能愛對方直到永遠,愛你的孩子直到永遠,生命的「品質」就有所不同。

我記得在印度某個村鎮宣教時,有位婦女擁抱著她的孩子們,聽我講道。印度人普遍相信輪迴,但是當這位婦女聽見「復活」和「永遠的愛」時,她是如此感動,緊抱著孩子,親吻著他們。因為她與孩子們,不再只是此世相愛,輪迴之後就世世分離。

你可以看出人們生命的品質,特別是在台灣,當你聽見人們說:「我不想要永恆的生命」或者「我不想要復活」,那代表什麼呢?代表他們缺少生命的意義。什麼是生命的意義?就是去愛。心理學家法蘭克說道:「不要問生命有何意義,而是你要賦予生命意義。」不想要復活的人,表示他們並不真的想去愛,並不真的想去創造,並不真的想要付出。

因此,請記得,耶穌復活了,我們今日慶祝祂的復活。耶穌復活,給予了我們生命的意義、生命的動機。死亡會阻止我們去愛,死亡有許多形式,友誼的死亡、愛的死亡、夢想的死亡。最糟的死亡,如同教會所說,就是靈性的死亡。靈性的死亡,就是敵對神,敵對眾人,只關心自己個體的生命,而不在乎他人。只在乎自己的計畫、自己的夢想,完全不在乎他人。耶穌的道路是相反的,祂說:「『你』才是我生命的核心。」今日,我們會再次見到復活,如同聖餐禮禱文所寫,每次舉行聖餐禮,我們都會誦讀這段禱文:「我們已經見到了耶穌的復活」。每次我們領受聖餐時,我們都參與了基督的復活。今日,享受這嶄新的生命之道,這生命之道正在展開。生命就是愛,自由就是愛。

願至聖聖三一保守我們眾人。阿門。

我們繼續舉行聖餐禮。

資源:

http://theological.asia

http://theological.asia/resurrection-meaning-2017/

台灣基督東正教會 The Orthodox Church in Taiwan


<>

受洗前、領聖餐前的告解,聖經哪裡有說明?
Why to confess before baptism 
and Holy Communion?

問:

我聽說正教徒,在受洗前要告解請求赦罪,還有領聖餐前也要向神父告解,請問在聖經哪裡有說明?

我聽說正教徒,在受洗前要告解請求赦罪,還有領聖餐前也要向神父告解,請問在聖經哪裡有說明?我們都是直接向上帝告解,有何不對,難道上帝不能來赦罪嗎?一定要透過神父嗎?神父有比上帝大嗎?

答覆:

1.我們當然可以向神直接來祈禱,這是非常好的事情.

2.教會的聖事必須透過教會來執行,因為神的恩典並不是直接來自上帝,如同受洗我們不會叫神直接幫我們受洗,或者自己來受 洗,還有婚姻聖事也不是上帝直接來舉行,按立神職也不是上帝直接來行使。

也許你會問保羅不是直接看見神光經歷神,是的沒有錯,但請想想看保羅親自經歷神光的人,並沒有開創自己的教會,而是來到門徒與彼得見面得到門徒就是教會的認可。

3.神父當然不可能大過神,只要是人類就不可能大過神,連天使或魔鬼撒但都無法與神相比,有一點我必須解釋清楚,正教信徒從來沒有向神父認罪,這是一般人的誤解,神父是見證人並非上帝.如同你欠某人錢,此人答應你不用還錢,但口頭的答應,還是不夠必須把黑紙白字的借據撕毀才算數,才安心,這就是寬恕聖事必須透過教會來行使。

4.聖經記載在 馬太福音Matthew 3:6 ,馬可福音Mark 1:5 ,使徒行傳Acts 19:18, 原文字根(Strong number)1843 你可以查神學字典,原文的意思是公開告解,這就當時準備受洗的人一一向施洗約翰公開告解個人的罪行.

來源:

http://theological.asia



<>

聖 以赛亚 St Isaiah the Anchorite 靜修之道 第25章 奧秘心禱 Ascetics-Jesus Prayer

心禱能使內在安定,在苦痛中得安息,

心禱使我們能愛、能感恩並謙卑。

聖潔的修院院長Abbot Isaiah 以赛亚,也是埃及的隱士,他認為心禱是一面心靈的鏡子和良心的明燈。有人也將其比喻為屋內不停發出的、輕微的人聲:潛入的竊賊一聽到屋內有人醒著,便趕忙飛竄逃走。這個屋子就是我們的心,而竊賊是那邪惡意念。禱告是看守人的聲音。但看守的人不再是我,而是基督。

靈性活動使基督在我們的靈魂中具現化。這需要不停地記得主:將主藏在你的裡面、你的靈裡、你的心中,和你的意識中。「我身睡臥,我心卻醒」(雅歌5:2):我自己睡了、撤退了,但是心仍堅守在禱告中,也就是在永生中、在天國裡、在基督中。我生命的樹根,穩穩地扎牢在源頭裡。

而實現的方法就是這句禱詞:「主耶穌基督,神的兒子,憐憫我,罪人」。出聲重複這句禱告,也可以不出聲在心裏面慢慢地、持續地禱告,但要保持專注,並且讓心儘可能地從所有不適當的事物中解脫出來。所謂不適當的事物,不只包括對世俗的愛好關注,也包括種種的期望或是想要祈求解答,或是幻想各種內在異象、試煉、所有各種浪漫的夢想、好奇的問題、各種想像等,都是不適當的。單純(simplicity)才是不可或缺的條件,而謙卑、身心節制一樣也是必要的,基本上關乎這場無形戰爭的一切條件都是必要的。

初信者應多加提防任何最細微的神祕主義傾向。心禱是一種活動,是實際的事工,是一種方法,能使你自己領受並使用神恩典的力量—恆常存在,然而隱藏在已受洗的人裡面—好能夠結出果子。祈禱使這力量在我們的靈魂裡結出果實,除此別無他求。它是一把堅硬的,能擊破外殼的槌子。放棄所有享樂、狂喜、天堂聲音的思想:這是唯一通往神國度的道路,就是十架的道路。釘死在十架是一種可怕的酷刑。但除此以外,我們別無他想。

在嚴格的自我紀律下,用一種簡單、一致的生活方式,將自己「肉體」的生命牢牢釘在十架上。而「思緒」的生命,以及幻想,也應同樣被嚴格控制。藉著禱詞和經文,藉著研讀詩篇和聖教父們的作品,以及其中所命令的,將「思緒」的生命釘牢在十架上。別讓你的幻想恣意飛舞。人稱「思緒紛飛」通常只是在幻想世界中漫無目的地舞動翅膀。當你的思緒不是專注於工作,就立刻再次轉向禱告。

務必要使思緒和想像,如同訓練有素的狗一般地服從自己。別讓小狗到處亂跑、亂吠、翻垃圾桶,又跑到臭水溝玩水。同樣的,你也應該總是要能夠把你自己的思緒和幻想喚回,你必須無數次地、時時刻刻都這樣做。若非如此,恐怕就像St. Anthony所說,你就會像匹馬,不斷地在更換不同的騎士,直到疲乏倒下為止。

若太用力敲打核果外殼,你可能會把裡面的核仁也打碎,所以小心地敲。不要突然就跳到心禱。開始的時候要有所節制,甚至之後也可用其他的禱詞練習。不要太焦慮,不要認為你已能夠專注於禱詞中的每個字詞「主」、「憐憫」。你的禱告必定會分心走意、散亂無序: 確實如此,因為你只是人類。「只有使者在天上,常見我天父的面」(馬太福音18:10),而你只是有著生理慾望的屬世軀體。假如一開始你有長達幾小時完全忘了禱告,也許忘了整天或更久,別驚訝地向天尖叫。視之為自然,簡單看待:你是位缺少經驗的水手,被其他事情如此焦慮地困擾著,以致於忘了要持續著觀看著風象。所以別對自己有所期待,也別對別人有所要求。

專注是一回事,分心是另一回事。禱告使你的思維活絡而清楚:這就是對的方向。禱告者看見周圍萬事,注意並觀察著萬物,透過禱告才能如此正確行事;禱告以清晰穿透的光芒,照亮萬事。

聖靈在我們裡面的聖潔之地運行,只要我們持續擴展心中獨立於世俗的聖潔之地,屬靈的人性就會不斷成長。

禱告能使內在安定,並在苦痛中得到平靜安息,使我們能愛、能感恩並且謙卑。相反地,如果你緊張焦慮、情緒高昂或深陷沮喪,因而混亂不安;如果你感到痛悔、痛苦或是一種誇大的行動意願,或者你陷入狂喜中或醉酒感官中;如果這些事讓你好像聽音樂一樣地享受,讓你感到極度的開心或滿足,因而對自己和對整個世界都感到滿意—你就走錯路了。你在自己身上建造太多東西,吹哨收兵吧,每個真實的禱告總是從自我責備開始。

光明的天使總是帶來平安,這平安是黑暗的魔鬼不計一切代價要摧毀的。藉此,眾教父說,一個人能夠分辨出魔鬼的力量和真正的良善。

資源:

http://theological.asia

http://theological.asia/2014/10/10/靜修之道-第25章-奧秘心禱/

台灣基督東正教會 Orthodox Taiw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