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29日 星期二

正教會 Orthodox Church - 中国的 Chinese Orthodox Web 1


正教會 Orthodox Church 

中国的 Chinese Orthodox Web 1

ORTHODOX CHRISTIANITY – MULTILINGUAL ORTHODOXY – EASTERN ORTHODOX CHURCH – ΟΡΘΟΔΟΞΙΑ – ​SIMBAHANG ORTODOKSO NG SILANGAN – 东正教在中国 – ORTODOXIA – 日本正教会 – ORTODOSSIA – อีสเทิร์นออร์ทอดอกซ์ – ORTHODOXIE – 동방 정교회 – PRAWOSŁAWIE – ORTHODOXE KERK -​​ නැගෙනහිර ඕර්තඩොක්ස් සභාව​ – ​СРЦЕ ПРАВОСЛАВНО – BISERICA ORTODOXĂ –​ ​GEREJA ORTODOKS – ORTODOKSI – ПРАВОСЛАВИЕ – ORTODOKSE KIRKE – CHÍNH THỐNG GIÁO ĐÔNG PHƯƠNG​ – ​EAGLAIS CHEARTCHREIDMHEACH​ – ​ ՈՒՂՂԱՓԱՌ ԵԿԵՂԵՑԻՆ​​

ORTHODOX WEB: http://orthodoxweb.blogspot.com - Abel-Tasos Gkiouzelis - Email: gkiouz.abel@gmail.com – Feel free to email me…!

EASTEN ORTHODOX CHURCH - MULTILINGUAL ORTHODOXY

♫•(¯`v´¯) ¸.•*¨*
◦.(¯`:☼:´¯)
..✿.(.^.)•.¸¸.•`•.¸¸✿
✩¸ ¸.•¨ ​


<>

基督復活了 他確實復活了
Christ is Risen! Indeed, He is Risen!

<>


东正教在中国


Orthodoxy in China


<>

對於「屬靈父親」和「教父母(代父母)」兩個詞彙的誤解
Spiritual father and God Father of Baptism

在正教會,屬靈父親和教父母(代父母)的區別是非常明確的。但令人難過的是,某些正教徒,非華人,為了控制和利用人們,將這兩個詞混用,他們目的在於使教會變為國族主義,或佔人們的便宜。

為了華人朋友,我們來釐清「屬靈父親」和「教父母(代父母)」的差別。

屬靈父親是一位引導基督徒屬靈生命的人,這是非常神聖的使命。

並非任何人都可以成為屬靈父親。屬靈父親是神聖的職責,是由正教會賦予、指派給非常屬靈的人來擔任,好讓他可以聆聽、了解並引導基督徒活出教會的教導。

屬靈父親,是教會的制度(institution),多數是司祭,好讓他也能賜允基督徒教會的寬恕。他是男修院院長或女修院院長(但因為女修院院長不是司祭,因此她會建議屬靈子女請司祭行懺悔聖事)。

屬靈子女必須向他的屬靈父親(或指導者)敞開生命一切所有,不只是罪,也包括生活態度,所有事情,好讓屬靈指導者給予建議。就像現代人向醫生或心理學家敞開心靈和秘密,也必須同樣地對屬靈父親這麼做。

如果有人想有一個屬靈父親,他必須跟從屬靈父親的建議,並且必須信任屬靈父親。這是導向謙卑之路,並且開始敞開自己,再也不自我導向(自我中心)。

請司祭行懺悔聖事,和擁有一個屬靈父親是不同的。屬靈指引是聖靈的恩賜,是在教會內,也並非任何人都可成為屬靈父親,或屬靈子女。許多人因為有行懺悔聖事,就認為自己有屬靈父親,但並非如此,因為他們並不想聽取建議和指引。

當然,如果有人想成為修士,他首先必須找到一位屬靈父親並順服他。屬靈父親對屬靈子女負有極為重大的責任。我用「子女」一詞,而非士兵或僕人。因為屬靈父親才是真正的僕人,他「服事」並指引他人-雖然在內心他是屬靈父親。

屬靈父親尊重屬靈子女的人格,即使子女並不成熟,並不總是能了解這一點。屬靈父親試著找到方法,來幫助子女培養和增進馬太福音25:15所說的恩賜(才幹),這恩賜是神賜予這子女的。而最終子女會長大成人,如同以弗所書4:13所寫。

教父母(代父母)是教會的成員,他們實際上協助某人透過聖洗聖事進入教會,或透過婚姻聖事活出基督徒的生命。

教父母最好是夫妻,但如果情況不允許,單單一位男士或女士也是足夠的。教父母:
—幫助人進入基督正教會。
—正式地引介人們到教會(引介給司祭),並見證此人確實想領受聖洗或婚姻聖事。
—請求教會允許他們教導慕道者。地方教會的司祭指派CATHEHIST(較低階的司祭職份)來正確地教導

慕道者,最終由司祭來檢核將要領受聖洗者的信仰是否正確。

教父母在聖洗和婚姻聖事中代表基督徒社群。這是為何他們協助司祭並模仿司祭某些行動,例如為將領洗者塗抹聖油,配戴十架項鍊,交換王冠。但教父母是在靜默中做這些動作,而且是由司祭將聖油、十架項鍊、王冠等物品交給他們。

教父母成為教子的家人(因此教父母不能與教子結婚,教父母的親生子女也不能和教子結婚)。教父母在經濟上幫助教子,或以任何方式協助他們面對生活中的難題。

混淆教父母的職份和屬靈父親的職份是非常危險的。教父母不能成為教子的屬靈父親(除非他是司祭),不能向他人說明如何祈禱或什麼時候、多麼頻繁地領受聖體聖血…等等。

如果教父母這麼做,他是在創造假教會,假靈性。如果他不是引領他的教子到教會,他就是在分裂教會。我已經看見這種情況,人們因為國族主義,利用了不知情的、懷有良善態度的華人,並試圖在靈性上引導這些華人。對華人來說,要辨別揭露這樣的事是容易的,如果人們是在背地裡秘密地指導靈性生活,沒有經過地方教會司祭的允許。這些人就是耶穌在馬太福音書23:15所說的「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走遍洋海陸地,勾引一個人入教,既入了教,卻使他作地獄之子,比你們還加倍」。

Matt. 23:15 「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走遍海洋陸地, 說服一個人入教, 既入了教, 卻使他成為比你們加倍壞的地獄之子。

来源:

http://theological.asia

台灣基督東正教會 The Orthodox Church in Taiwan


<>

台灣基督正教會 – 莫斯科大牧首座


Orthodox Church in Taiwan

Patriarchate of Moscow

<>

关于祈祷 About Prayer

俄罗斯东正教教会第一位海外都主教维达历亚 著

为了你们,我的孩子们,我想就有关祈祷说两句。

我们对祈祷的需要超过对任何其它事物的需要——真心、热忱、诚恳的祈祷。但这却是我们最大的罪过。我们常常仅仅用我们的唇舌祈祷——这是最终的堕落。或者我们可能凭自己的理智去祈祷——我们将自己限制在了理智所能理解的圈圈内,这就是我们努力诚心祈祷的程度。

我们忘记了俄罗斯大地上最后一位伟大的祈祷者——喀琅施塔得的约翰神父。他留给我们了他的著作《我在基督里的生命》。这本书并不仅仅是对某种精神状态的描述,它是神父留给我们关于诚心祈祷的教导。

当我们没有全心全意的去祈祷时,我们就根本没有真正的在祈祷。

然而,诚心的祈祷是不能没有我们的努力的。我们可以举起双手、行走、站立、坐下,可以思考任何我们所想要的。我们的思想瞬间便可以神游到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无论何时我们都需要来自心灵的祈祷,但这却是我们力所能及而又无能为力的,。

所以我们必须学会诚心的祈祷,否则,则会像一位伟大的长者所说的那样:俄罗斯已经开始滑落到她自己的堕落了。她开始感觉到外部事物给祈祷所带来的负担了,她没有使自己的心被鞠躬和在圣像面前所献的蜡烛或者其它任何的外部事物所吸引。但是这些外在的事物变成了她巨大的负担,她摆脱了这些负担,也摆脱了真理,也抛弃了教会。

其实导致任何个人,任何家庭,任何民族或者任何个别的教会堕落的真实的,深刻的内在的原因是:当这个教会里的人们,这个教会里的孩子们不再靠着他们倾心的祈祷与敬拜相合一时给他们带来了的纯粹的外部负担。我们这些喜爱无拘无束的散居在外的俄罗斯族同胞们:诚心的祈祷是上帝给我们的大礼,我们必须付出全部的努力去诚心的祈祷;记住当我们站着祈祷时,当我们念着祷文时,当我们明白祈祷时,我们才仅仅是在叩门,敲着心灵之门。

主将看见我们的这些努力,祂将亲自用祂大能的右手抚摸我们的心扉,祂将进入我们的祈祷。

当我们用心去祈祷时,主会倾听我们的祈祷,因为我们用我们的全部在祈祷,没有任何保留——在我们里面没有什么不在祈祷。思想在祈祷,它不会飞去任何地方,全都沉默着,所有的感观都沉默着,但人的心却在向上帝祈祷,身体在祈祷,体内的一切都在祈祷,那么上帝怎么可能不倾听如此的祈祷呢?正如经上所说,主将倾听并回报这样的祈祷着。当祂看见这样的人,祂必保守他。

所以有一个任务摆在了我们面前,一个伟大的任务。去获得诚心的祈祷——他看起来平凡,但确真的非常伟大。我们要尽我们的全力,我们就必须去问我们的主,去问那些伟大的祈祷者——沙洛夫的圣谢拉芬、拉托尼兹的圣谢尔盖、克隆斯塔德的圣约翰等所有为我们所知的。

我们必须请求我们的守护天使帮助我们成为祈祷者,让我们认识祈祷,这也可以说是他的责任。我们在上帝的面前可以如此的大胆,以致要求我们的守护天使提醒我们,在祈祷中给我们警示和帮助我们回忆整本圣经,请求伟大的圣人和祈祷者,带来火并将放在水中的木头烧着的先知圣以利亚,请求所有我们所记得者,请求所有为我们的心所遗忘者,请求所有的圣者。如果我们以这样的方式祈祷,上帝将使我们可以诚心的祈祷,这时天将开,主将实现我们的祈祷,……在这个状态当中一切的答案都归于神秘的祈祷。

兄弟姐妹们!这是所有学校中最伟大的学校。祈祷是科学中的科学。但是祈祷者并没有他们自己专门的学校。教会是祈祷者的学校。有人问一位长着该如何祈祷。他回答他说:“祈祷吧,你将学会如何祈祷!”。

因此,我心爱的兄弟姐妹们……我邀请你,我请求你,我祈求你要不断的重复提醒自己:我们必须学会诚心的祈祷。

在其中你将发现所有的东西——即有你自己个人的喜乐与慷慨,也有所有的品质的:文盲成为学者,穷人成为富翁,每个人都在自己道路上变得美满。在祈祷者面前一切都是平等的,一切都是可以由上帝而来的,这些是他的灵魂所得到的礼物。

让我们记住在基督被钉十字架时的两个强盗:他们是完全的人类,都在痛苦中。但痛苦却是不一样的,上帝默许了我们的痛苦将和那明智的强盗一样。他诚心祈祷归向了救主,并且指责另一个被钉死的强盗是罪恶的。

当他公开承让正确信仰时,他学会了诚心的祈祷。他对主说:“主啊,你的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父上帝应许主对每位悔改的仆人都将如此回答,每位悔改者都将听见:“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与我同在乐园里了。”

阿民。

來源:

http://www.orthodox.cn

http://www.orthodox.cn/ofasc/index_en.html

ORTHODOXY IN CHINA


<>

聖經



The Holy Bible in Chinese


<>

天主十诫
The Ten Commandments

一 钦崇一天主万物之上

二 毋拜土木之像

三 毋呼天主名以设发虚誓

四 守赡礼之日

五 孝敬父母

六 毋杀人

七 毋行邪淫

八 毋偷盗

九 毋妄证

十 毋愿他人妻亦毋贪他人财物

已上十诫总归二者而已爱慕天主万物之上与夫爱人如己此在昔天主降谕令普世遵守顺者升天堂受福逆者堕地狱加刑

十诫问答

问 请讲第一诫钦崇一天主万物之上

答 第一诫天主命世人敬爱天主比爱他物万万超出是以圣教中人当诚心爱慕天主在身命妻子财货及世间万事万物之上

问 请讲第二诫毋拜土木之像

答 第二诫禁拜土木之像亦禁祀邪神不可认其有能有力而可以救人又禁各样邪法如算命风水占课求签问鬼献龛等邪术倘违其禁大得罪于天主

问 请讲第三诫毋呼天主名而设发虚誓

答 第三诫禁称呼天主圣名或天上之神圣或主所生之物诳言发誓以哄世人欲人信其谎言为真说故有大罪

问 请讲第四诫守赡礼之日

答 第四诫命人以肉身之礼恭敬天主凡遇赡礼日当与利都尔基亚故圣教之人每逄瞻礼当罢工业全心全力奉献天主乃算全守也

问 请讲第五诫孝敬父母

答 前四诫是敬天主以心以口以身后七诫是爱人如已而人第一所爱者是父母故爱天主后有孝敬父母之诫

问 请讲第六诫毋杀人

答 我不伤人所爱此乃爱人之理也今人之所爱者有三命名财天主之第六诫先禁伤人之命故曰毋杀人

问 请讲第七诫毋行邪淫

答 第二件人之所重爱者是声名故天主禁行邪淫不可污辱人之妻女不可至妓者之家不可行男色之淫不可用手自行邪淫大得罪于天主亦不可听邪淫之事一夫一妇之外若有所行所言所听俱为之邪而得罪于天主

问 请讲第八诫毋偷盗

答 第三件人之所重爱者是财物故天主禁人以非理取人之财物曰毋偷盗

问 请讲第九诫毋妄证

答 天主知人口甚恶极能害人故禁人之口曰毋妄证不可讲人之是非不可害人之声名不可好讼而妄告又不可不辨真伪而替人写状不可做人之强证犯此数端俱得罪于天主

问 请讲第十诫毋愿他人妻亦毋贪他人财物

答 人行事之先必有爱其事之心而后行之天主欲免人犯邪淫之罪所以禁心内之愿若心内无邪愿其身必不行邪事矣还无贪心即不犯偷盗之罪故天主禁贪人之财物

來源:

http://www.orthodox.cn/ofasc/index_en.html

东正教在中国 Orthodoxy in China

<>

神可以創造一個石頭重到祂自己都抬不起來嗎?
Can God create a stone so heavy that he cannot lift it?

神可以創造一個石頭重到祂自己都抬不起來嗎?是的。
祂無法抬起祂的十字架……..因為祂被鞭擊,折磨,虛弱 …….
Matt. 27:32 他們出來的時候, 遇見一個古利奈人, 名叫西門, 就強迫他背耶穌的十字架。
在聖像畫中我們看見尊嚴的耶穌及西門背著祂的十字架。
我們提出這問題只是好玩。但如果我們研究哲學,我們就知道這是自相矛盾的句子。
因為上帝(抽象的概念,而非三位一體)將不會是無所不能的。所以問題與上帝無關,我們的神,三位一體,但問題本身需有邏輯的原則。

來源:

http://theological.asia/神可以創造一個石頭重到祂自己都抬不起來嗎?/

台灣基督東正教會 THE ORTHODOX CHURCH IN TAIWAN

<>


修女自美國來訪台灣基督正教會
Nun from New York visited the 
Orthodox Church of Taiwan

美國紐約新季韋耶沃修道院娜塔莉亞・維諾格拉朵娃 (Natalia Vinogradova)修女來訪台灣基督正教會。

5月22日娜塔莉亞修女參與了台北舉揚十字架教會的主日禮儀,28日參與了晚上的禮儀。每次禮儀結束後,娜塔莉亞修女對信徒講述其修道院的生活和正教的修道傳統。

28日,為慶祝國際兒童節(6月1日),娜塔莉亞修女在台北教會舉辦了一場兒童音樂會,她以鋼琴彈奏了柴可夫斯基的《兒童曲集》,演奏時,一旁也同時播放與主題相呼應的照片和影片,小朋友們也學會了一些詩歌。音樂會結束後,還有娜塔莉亞修女與家長小朋友會面茶會。
娜塔莉亞修女是台灣基督正教會的老朋友,她上一次來,是2012年與遲秋農神父(Dionisy Pozdnyaev)一同來訪。

她今年的來訪,所有信徒以及教會的貴賓都有機會對正教修道生活有更深一層的認識,並請娜塔莉亞修女為他們祈禱。

台灣基督正教會 新聞組

来源:

http://orthodoxchurch.tw

http://orthodoxchurch.tw/2016/06/02/修女自美國來訪台灣基督正教會/

<>

心禱 The Prayer of the Heart –

我們應該要在靈魂中保有善與愛 
Porphyrios長老的智慧

「我們應該要時時想著如何去愛所有的弟兄姊妹… 我們應該要在靈魂中保有善與愛… 」

節錄自《因愛而傷》(Wounded by Love)一書「Porphyrios長老的智慧」

Wisdom of Elder Porphyrios from the book ‘Wounded by Love’

人類擁有一種能力,就是可以將善或惡傳遞到周圍環境裡面。這是非常微妙的,需要我們以很大的心力去關注。我們必須要以正面的思考架構來想所有事情。對任何事物,我們都不該存有惡的思想。即使是一個簡單的注視,都會影響到我們周遭的事物,即使是最輕微的憤怒或憤慨都會造成傷害。我們應該要在靈魂當中保有「善」與「愛」,並且藉著思想或行為將「善」與「愛」向外傳遞。

我們應該要特別留意,對於那些傷害我們的人,我們不該在心中藏著憤慨,而應該要用愛來為他們祈禱。無論我們身邊的同伴對我們做了什麼,我們都不該對他們存有惡的思想。讓我們看看第一位殉道者Saints Stephen的事蹟。當他遇難時,他向神祈禱:「主,請不要將這些罪惡加在他們身上」我們應該要學習Saints Stephen的榜樣。

我們不該想著,神會將某些惡加諸於某人,或者神會懲罰某人的罪。這種想法,會在不知不覺中,招致可怕的惡魔。我們常常會憤憤不平的向某人說:「你難道不怕神的正義嗎?你難道不怕神會懲罰你嗎?」,「神一定會懲罰你所做的壞事!」然而,反過來,我們也可以說:「喔,神啊!他做了壞事,請不要給他任何懲罰!」或「希望此人最好不要得到痛苦的報應…」

從這些例子當中,我們可以看出,人們的心中都有一個深層的渴望,就是希望某人受到懲罰。儘管我們沒有在懺悔聖事中怒罵別人的惡,但是,我們用了其他的方式來宣洩心中的怒氣。我們常常將別人所做的惡事告訴神,祈禱神會懲罰他。事實上,這種做法是對身邊弟兄姊妹的詛咒。

如果,我們這樣祈禱:「神啊!他做了很多壞事,害得我很慘,願你可以讓他嚐到惡果!」這就代表了,我們希望神可以懲罰他。甚至,當我們在祈禱中說:「沒關係,神已經知曉了他的惡!」的時候,我們靈魂深處的意念,已經奧秘的影響了對方的靈魂,使他注定要為已做的惡而受苦。

當我們詛咒某人,一種惡的力量就會從我們體內傳到其他人身上,就好像聲音會藉由聲波來傳導,使對方受苦。當我們將惡念加諸於別人身上時,我們就變成了受到魔法控制的「邪惡之眼」。當我們心中充滿怒氣時,就會讓「邪惡之眼」開始作用。我們以一種奧秘的方式,將惡念傳遞出去。我們不該說,是「神」引起這種惡念,因為,事實上,惡念來自於人們的軟弱。神並不會懲罰任何人,而是我們的惡念藉著一種奧秘的方式,傳遞到別人身上,造成別人的痛苦。基督從來就不希望這個世界有「惡」。相反地,基督要我們「祝福那些詛咒我們的人…」。

以「邪惡之眼」看別人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這是由「嫉妒心」或「欲望之心」所引起的惡念。我們必須十分留意,不要讓這種惡念升起。「嫉妒心」是傷害別人最大的源頭。一個用「邪惡之眼」來傳遞惡念和詛咒別人的人,片刻也不會想到,自己正在傷害別人。讓我們謹記在心,舊約曾說:「因為罪惡的蠱惑,使人喪失天良。」(智慧篇 4:12)

當一個人成為神的兒女,開始行懺悔聖事、領受聖體聖血(Holy Communion)、背負十字架的時候,沒有任何事情能夠真正傷害他。即使是所有的惡魔都附在他身上,惡魔也會無計可施,根本無法影響到他。在我們體內,有一部分的靈魂叫做「道德家」。這位「道德家」看到有人誤入歧途時,就會開始憤怒。有時候這種批判和憤怒,反而使自己走上歧途。在這種時候,「道德家」通常不會發現自己的錯誤,而只想要批判別人。我想,這不是神所樂見的。在福音當中,基督曾說:「你,總是在教別人怎麼做,怎麼不也教教自己怎麼做?當你教導別人不可以偷竊時,你可曾反省過,自己是不是也犯了偷竊?」

或許我們真的不犯偷竊,但是,我們犯了謀殺,因為我們斥責別人的錯,使別人蒙羞。例如,在某種情況下,我們會說:「你應該這樣做,結果呢?你並沒有這樣做!所以,看看你自己今天落得什麼樣的下場!」當我們想著邪惡的事情,惡事就真的會發生。藉著一種奧秘的、隱性的作用,我們削弱別人向善的力量,對別人造成了傷害。我們有可能造成別人生病、失業、失去自己的特質…等不幸。這樣的作為,不僅對身邊的人造成傷害,也傷害了我們自己,因為,我們使自己遠離了神的恩典,即使我們向神祈禱,神也不會聽見我們的聲音。最後,我們會發現,我們「向神祈求」卻「得不到任何回應」。你們可曾想過為什麼會如此呢?我想,那是因為「我們祈求的方式錯了」。我們應該要先找到一個方式,治療心中深層的惡念,使自己永遠不再透過「想」和「感覺」將惡念傳達給別人。

有些人可能會說:「那個人竟然做出這種事情,他一定會受到神的懲罰!」卻沒有意識到,自己心中充滿了邪惡的念頭。要清楚意識到自己的念頭是善還是惡,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為,善、惡並不會清楚的顯現在我們眼前,而是會藏匿在我們的靈魂當中,影響我們身邊的人。這種作用是非常奧秘的。

同樣的,如果我們在心中恭敬地想著:「某人現在過得很不好,我應該要向神祈禱,請神幫助他,讓他有悔改的機會。」這樣一來,我們不但沒有說某人的惡,也沒有在內心深處期待著神將會懲罰他。這種做法不但不會對自己或他人造成傷害,還有益於他人。當我們為別人祈禱時,對方就會發出一種善的力量。這種力量將會治療他,使他振奮和堅強。

這種力量以一種非常奧秘的方式,從我們身上傳遞到他人身上。事實上,一個心地善良的人,會直接把這種善良的能量傳播給別人。這種傳播的方法,即奧秘又溫和。他為周圍的人送上光芒,也為自己創造一個護盾,保護自己免於惡魔的侵害。當我們擁有這種力量時,如果我們又能善良的對待他人,不斷的祈禱,我們就能治療我們的同胞,幫助他們朝神的方向前進不懈。

這是一種肉眼不可見的生命,是靈魂的生命。這是非常有力量的,即使距離千里遠,也可以直接影響別人。同樣的,詛咒也有相同的力量,它會使「惡」起作用。相反地,如果我們用愛心為別人祈禱,無論對方和我們距離多遠,善都會傳遞。所以,我們可以說,善、惡的力量,並不會受到距離遠近的影響。

我們散發的這種能量,遍及天下,廣布各個角落。所羅門王的智慧曾對這個特別的能量加以描述:「這個喃喃細語的聲響是無法被隱藏的。」這是我們靈魂的聲音,它神祕的向外傳遞,並影響其它的事物,即使我們一個字也沒有說。甚至不需要說話,我們就可以傳遞善與惡,無論我們與我們週遭的人之間的距離是多麼的遙遠,這種沒有表達的表達,遠比有形的言語文字還要更加有力量。

来源:

http://theological.asia

台灣基督東正教會 – ORTHODOX CHURCH IN TAIWAN


<>

復活節:愛,永不止息 
The Meaning of Resurrection

每次的聖餐禮,都是在慶祝耶穌基督的復活。領受聖餐,我們就品嚐了復活。我們的存在,從各種必然的定律之中解脫,朝向自由、朝向愛、朝向神,也朝向眾人。因著復活的盼望,生命的品質也隨之改變,因為我們知道:愛,永不止息。

【 主日讀經 約翰福音1:1~17 】

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這道太初與神同在。萬物是藉著他造的;凡被造的,沒有一樣不是藉著他造的。生命在他裡頭,這生命就是人的光。光照在黑暗裡,黑暗卻不接受光。

有一個人,是從神那裡差來的,名叫約翰。這人來,為要作見證,就是為光作見證,叫眾人因他可以信。他不是那光,乃是要為光作見證。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

他在世界,世界也是藉著他造的,世界卻不認識他。他到自己的地方來,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賜他們權柄,作神的兒女。這等人不是從血氣生的,不是從情慾生的,也不是從人意生的,乃是從神生的。

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的有恩典有真理。我們也見過他的榮光,正是父獨生子的榮光。約翰為他作見證,喊著說:這就是我曾說:那在我以後來的,反成了在我以前的,因他本來在我以前。從他豐滿的恩典裡,我們都領受了,而且恩上加恩。律法本是藉著摩西傳的;恩典和真理都是由耶穌基督來的。

【 東正教 李亮神父 講道 】

今晚我們慶祝基督宗教最重大的慶典:復活節。我想談論關於「復活」的重要意涵。尤其在亞洲地區,「復活」的觀點並不普及,相對地,「輪迴」的觀點廣為人知。

復活,並非以我們現在這樣的方式,倚靠我們自己,來延續這一世的存在。例如:教堂裡面對著我的這部攝影機,是依靠自己而存在的(exists by itself),即使你回到自己家裡,你知道攝影機仍在教堂裡,它是依憑自己而存在的。

但是,人們卻誤解了「永恆的生命」,以為那就是延續這一世的生命,如同此刻的我們一樣,直到永遠。在台灣,我曾聽過許多人說:「嗯,我並不想一直這樣活著,直到永遠啊!我也不在乎會不會『復活』。」從某個角度來說,這種想法是可理解的,因為他們說:「活到永遠,又有什麼意義呢?多活個100年、200年,不是很累嗎?總該休息吧!」我們向其他人解釋基督宗教的核心信息是「復活」的時候,他們也會說:「我才不在乎復活咧!死了,就歸於無有,有什麼關係呢?我才不想復活。」

這和他們看待生命的方式有關,他們認為生命受到某種「定律」(law)轄制,例如物理的定律、必然性(necessity)的定律。然而,我們必須認識到我們信仰的神,並不是像某個希臘神話中的神祇,例如宙斯,不是那樣的神。我們的神,是獨一無二的(unique)、三位一體的神。聖父、聖子、聖靈,是共存的(co-exist)。共存,意指其中一位存在,是因為另一位存在。「聖父」的稱謂,就是基於「關係」,而不是被稱作「A先生」、「B先生」、「喬治神」、「阿波羅神」等等。聖父之所以是聖父(the Father),正是因為祂有聖子(the Son)。神的存在,就是共存,而不是因為某種必然如此、必須如此的自然「定律」。

我們是如何「存在」的呢?因為我們的父母生了我們。我們並沒有要求「被出生」,我們成了時間和空間的奴隸,這就是我們存在的方式。這種方式迫使我們成為孤立的個體,也就是「分離」(separate)。我的存在,是因為我,不論你喜不喜歡我,我就是存在。這是監獄,這是錯誤的存在方式。這是奴役,受到「必然性」的轄制。這也就是耶穌基督為何要拯救我們。

耶穌,神的兒子,道成肉身,成為「人」。祂帶來的生命之道,不是受到「必然性」轄制的方式,而是「關係性」的存在。如同聖子總是與聖父合一,「神人」耶穌基督的存在,是因著祂對聖父的完美之愛,而不是因著祂自己,不是像你、像我這樣彼此分離、彼此孤立的存在。這樣的存在方式,是人類歷史中首見的。耶穌基督具有完美的愛,身為「人」,祂愛聖父。這愛,卻使其他人殺害了祂。然而,耶穌基督卻接受這種存在,因著聖父的愛而存在,而不企圖保護祂自己的生命。

耶穌基督接受了死亡,卻藉著死亡,摧毀了死亡的權勢、終結了「必然性」、終止了分離、解開了宇宙的束縛、結束了時間和空間對我們的奴役。耶穌基督復活了。

當我們說:「耶穌復活了!」不是祂自己一個人復活而已,並非如此。耶穌基督的復活,是最具有社會性、社群性的事件。如果各位觀看耶穌復活的聖像畫,會看見耶穌基督復活時,將亞當和夏娃,從墳墓中救拔了出來,祂也拯救了陰間所有的亡者。祂賦予我們新的存在方式,亞當、夏娃和所有陰間的靈魂,發現了新的「道路」(way),耶穌基督拯救了他們。因此,耶穌基督的復活,賦予人類的本質,一種嶄新的存在方式。

這嶄新的方式是什麼呢?就是以「愛」而存在(to exist as love),這愛是我們擁有的連結、與聖父的連結。因為藉著洗禮,特別是聖餐禮,我們接受了耶穌基督,我們被銘刻其中,聖父成為我們的天父。不只如此,聖靈使我們合而為一,使我們從分離的個體,彼此結合,合而為「一」。如同耶穌在受難前祈禱時所說的,合而為一。

因此,要了解復活、感受復活,我們必須感受到「愛之道」(the way of love)。我們今日讀誦的復活節聖頌,多數取自St. Gregory的講道。這位聖徒說道:「因著復活,讓我們彼此相愛;因著復活,讓我們寬恕一切。」也因此,初代教會的基督徒們,特別是在復活節時,會親吻彼此。當然,現在不可能再這麼做了。

復活,就是聖餐的共融。每一次的聖餐禮,特別是每個主日的聖餐禮,都是在慶祝復活。為什麼呢?因為領受聖餐之前,我們是分離孤立的,而在聖餐禮中,我們合而為一。當我們合而為一,死亡就再也無法轄制我們。

現代有許多人,特別是某些學者,問道:「復活到底是什麼呢?復活的人,是像他去世之前那樣嗎?耶穌基督再來的時候,每個人都會復活。復活的人,跟之前活著的那個人,是同一個人嗎?或者不同一個人呢?」這樣的問題,出於誤解。因為耶穌基督不只改變了我們存在的方式,祂也會改變我們對時空和宇宙的理解方式。時間和空間將不再分割我們,而是結合我們。生命將不再是重擔,我們將不再說:「唉!我總是得活下去,總是得忍受這些痛苦,不論好壞,反正我就是出生了。」不,生命將不再如此。

我們將會活著,因為我們想要活著,因為我們愛著耶穌,因為我們愛著彼此,這才是生命。但如果我們不去愛,復活就是我們的地獄了。這一切是如何改變的呢?不是因為我們先愛,而是因為神愛宇宙萬物,更深深地愛著我們。萬物存在,並非依憑自己而存在,而是因為有一位「凝視者」(observer)。即使是當代物理學,也贊同這種說法。這位凝視者,不是一位旁觀者和紀錄者,而是一位瘋狂的愛者。要回應這愛,甚至接受這愛,並不容易。

什麼是自由呢?我們將會自由地生活,身為自由之人,而不是因為我們被父母所生,無從選擇。自由,就是愛。接受神的愛,回應神的愛,也回應人的愛,這就是生命。這樣的「生命」,不是個體生命的歷史延續,不是你我現在這一刻的永恆凍結。那種個體式的、凍結式的生命延續,其實如同地獄。

我們慶祝復活節,持續四十天,每次的聖餐禮,都在慶祝耶穌基督的復活。領受聖餐時,我們已經品嚐了復活。我們的存在,從必然性的「定律」之中解脫,朝向自由、朝向愛、朝向神,也朝向眾人。因著復活的盼望,我們生命的「品質」(quality)也改變了。

何謂生命的「品質」?如果你只能愛某個人短短幾十年,也許最多70年,甚至100年好了,然後呢?在東方宗教中,人們彼此之間的關係,彷彿偶然的事件,因為人們不斷輪迴轉世,甚至成為互不相識的生命體,那又如何能繼續相愛呢?但如果你能認得你所愛的,而且你能愛對方直到永遠,愛你的孩子直到永遠,生命的「品質」就有所不同。

我記得在印度某個村鎮宣教時,有位婦女擁抱著她的孩子們,聽我講道。印度人普遍相信輪迴,但是當這位婦女聽見「復活」和「永遠的愛」時,她是如此感動,緊抱著孩子,親吻著他們。因為她與孩子們,不再只是此世相愛,輪迴之後就世世分離。

你可以看出人們生命的品質,特別是在台灣,當你聽見人們說:「我不想要永恆的生命」或者「我不想要復活」,那代表什麼呢?代表他們缺少生命的意義。什麼是生命的意義?就是去愛。心理學家法蘭克說道:「不要問生命有何意義,而是你要賦予生命意義。」不想要復活的人,表示他們並不真的想去愛,並不真的想去創造,並不真的想要付出。

因此,請記得,耶穌復活了,我們今日慶祝祂的復活。耶穌復活,給予了我們生命的意義、生命的動機。死亡會阻止我們去愛,死亡有許多形式,友誼的死亡、愛的死亡、夢想的死亡。最糟的死亡,如同教會所說,就是靈性的死亡。靈性的死亡,就是敵對神,敵對眾人,只關心自己個體的生命,而不在乎他人。只在乎自己的計畫、自己的夢想,完全不在乎他人。耶穌的道路是相反的,祂說:「『你』才是我生命的核心。」今日,我們會再次見到復活,如同聖餐禮禱文所寫,每次舉行聖餐禮,我們都會誦讀這段禱文:「我們已經見到了耶穌的復活」。每次我們領受聖餐時,我們都參與了基督的復活。今日,享受這嶄新的生命之道,這生命之道正在展開。生命就是愛,自由就是愛。

願至聖聖三一保守我們眾人。阿門。

我們繼續舉行聖餐禮。

資源:

http://theological.asia

http://theological.asia/resurrection-meaning-2017/

台灣基督東正教會 The Orthodox Church in Taiwan


<>

受洗前、領聖餐前的告解,聖經哪裡有說明?
Why to confess before baptism 
and Holy Communion?

問:

我聽說正教徒,在受洗前要告解請求赦罪,還有領聖餐前也要向神父告解,請問在聖經哪裡有說明?

我聽說正教徒,在受洗前要告解請求赦罪,還有領聖餐前也要向神父告解,請問在聖經哪裡有說明?我們都是直接向上帝告解,有何不對,難道上帝不能來赦罪嗎?一定要透過神父嗎?神父有比上帝大嗎?

答覆:

1.我們當然可以向神直接來祈禱,這是非常好的事情.

2.教會的聖事必須透過教會來執行,因為神的恩典並不是直接來自上帝,如同受洗我們不會叫神直接幫我們受洗,或者自己來受 洗,還有婚姻聖事也不是上帝直接來舉行,按立神職也不是上帝直接來行使。

也許你會問保羅不是直接看見神光經歷神,是的沒有錯,但請想想看保羅親自經歷神光的人,並沒有開創自己的教會,而是來到門徒與彼得見面得到門徒就是教會的認可。

3.神父當然不可能大過神,只要是人類就不可能大過神,連天使或魔鬼撒但都無法與神相比,有一點我必須解釋清楚,正教信徒從來沒有向神父認罪,這是一般人的誤解,神父是見證人並非上帝.如同你欠某人錢,此人答應你不用還錢,但口頭的答應,還是不夠必須把黑紙白字的借據撕毀才算數,才安心,這就是寬恕聖事必須透過教會來行使。

4.聖經記載在 馬太福音Matthew 3:6 ,馬可福音Mark 1:5 ,使徒行傳Acts 19:18, 原文字根(Strong number)1843 你可以查神學字典,原文的意思是公開告解,這就當時準備受洗的人一一向施洗約翰公開告解個人的罪行.

來源:

http://theological.asia



<>

聖 以赛亚 St Isaiah the Anchorite 靜修之道 第25章 奧秘心禱 Ascetics-Jesus Prayer

心禱能使內在安定,在苦痛中得安息,

心禱使我們能愛、能感恩並謙卑。

聖潔的修院院長Abbot Isaiah 以赛亚,也是埃及的隱士,他認為心禱是一面心靈的鏡子和良心的明燈。有人也將其比喻為屋內不停發出的、輕微的人聲:潛入的竊賊一聽到屋內有人醒著,便趕忙飛竄逃走。這個屋子就是我們的心,而竊賊是那邪惡意念。禱告是看守人的聲音。但看守的人不再是我,而是基督。

靈性活動使基督在我們的靈魂中具現化。這需要不停地記得主:將主藏在你的裡面、你的靈裡、你的心中,和你的意識中。「我身睡臥,我心卻醒」(雅歌5:2):我自己睡了、撤退了,但是心仍堅守在禱告中,也就是在永生中、在天國裡、在基督中。我生命的樹根,穩穩地扎牢在源頭裡。

而實現的方法就是這句禱詞:「主耶穌基督,神的兒子,憐憫我,罪人」。出聲重複這句禱告,也可以不出聲在心裏面慢慢地、持續地禱告,但要保持專注,並且讓心儘可能地從所有不適當的事物中解脫出來。所謂不適當的事物,不只包括對世俗的愛好關注,也包括種種的期望或是想要祈求解答,或是幻想各種內在異象、試煉、所有各種浪漫的夢想、好奇的問題、各種想像等,都是不適當的。單純(simplicity)才是不可或缺的條件,而謙卑、身心節制一樣也是必要的,基本上關乎這場無形戰爭的一切條件都是必要的。

初信者應多加提防任何最細微的神祕主義傾向。心禱是一種活動,是實際的事工,是一種方法,能使你自己領受並使用神恩典的力量—恆常存在,然而隱藏在已受洗的人裡面—好能夠結出果子。祈禱使這力量在我們的靈魂裡結出果實,除此別無他求。它是一把堅硬的,能擊破外殼的槌子。放棄所有享樂、狂喜、天堂聲音的思想:這是唯一通往神國度的道路,就是十架的道路。釘死在十架是一種可怕的酷刑。但除此以外,我們別無他想。

在嚴格的自我紀律下,用一種簡單、一致的生活方式,將自己「肉體」的生命牢牢釘在十架上。而「思緒」的生命,以及幻想,也應同樣被嚴格控制。藉著禱詞和經文,藉著研讀詩篇和聖教父們的作品,以及其中所命令的,將「思緒」的生命釘牢在十架上。別讓你的幻想恣意飛舞。人稱「思緒紛飛」通常只是在幻想世界中漫無目的地舞動翅膀。當你的思緒不是專注於工作,就立刻再次轉向禱告。

務必要使思緒和想像,如同訓練有素的狗一般地服從自己。別讓小狗到處亂跑、亂吠、翻垃圾桶,又跑到臭水溝玩水。同樣的,你也應該總是要能夠把你自己的思緒和幻想喚回,你必須無數次地、時時刻刻都這樣做。若非如此,恐怕就像St. Anthony所說,你就會像匹馬,不斷地在更換不同的騎士,直到疲乏倒下為止。

若太用力敲打核果外殼,你可能會把裡面的核仁也打碎,所以小心地敲。不要突然就跳到心禱。開始的時候要有所節制,甚至之後也可用其他的禱詞練習。不要太焦慮,不要認為你已能夠專注於禱詞中的每個字詞「主」、「憐憫」。你的禱告必定會分心走意、散亂無序: 確實如此,因為你只是人類。「只有使者在天上,常見我天父的面」(馬太福音18:10),而你只是有著生理慾望的屬世軀體。假如一開始你有長達幾小時完全忘了禱告,也許忘了整天或更久,別驚訝地向天尖叫。視之為自然,簡單看待:你是位缺少經驗的水手,被其他事情如此焦慮地困擾著,以致於忘了要持續著觀看著風象。所以別對自己有所期待,也別對別人有所要求。

專注是一回事,分心是另一回事。禱告使你的思維活絡而清楚:這就是對的方向。禱告者看見周圍萬事,注意並觀察著萬物,透過禱告才能如此正確行事;禱告以清晰穿透的光芒,照亮萬事。

聖靈在我們裡面的聖潔之地運行,只要我們持續擴展心中獨立於世俗的聖潔之地,屬靈的人性就會不斷成長。

禱告能使內在安定,並在苦痛中得到平靜安息,使我們能愛、能感恩並且謙卑。相反地,如果你緊張焦慮、情緒高昂或深陷沮喪,因而混亂不安;如果你感到痛悔、痛苦或是一種誇大的行動意願,或者你陷入狂喜中或醉酒感官中;如果這些事讓你好像聽音樂一樣地享受,讓你感到極度的開心或滿足,因而對自己和對整個世界都感到滿意—你就走錯路了。你在自己身上建造太多東西,吹哨收兵吧,每個真實的禱告總是從自我責備開始。

光明的天使總是帶來平安,這平安是黑暗的魔鬼不計一切代價要摧毀的。藉此,眾教父說,一個人能夠分辨出魔鬼的力量和真正的良善。

資源:

http://theological.asia

http://theological.asia/2014/10/10/靜修之道-第25章-奧秘心禱/

台灣基督東正教會 Orthodox Taiwan




<>

寬恕:愛的修煉 
Forgiveness: Why? How? What?

請求寬恕

但是最重要的,是今天福音書所說的:寬恕。因為「寬恕」,是最能夠使我們被分辨出來的,最能夠使我們自稱為東正教徒的指標。成為東正教徒是什麼意思呢?並不是指我們以自己的方式來相信神,如同某些人曾對我說的:「我家裡有擺聖像畫啊,我在家裡祈禱就好了啦!」我以聖經的話回答那人:「你信神只有一位,你信的不錯;鬼魔也信,卻是戰驚。」(雅各書2:19)。因此,請不要誤以為這些自以為是的人,屬於東正教徒,不,他們不是。

是什麼讓我們成為真正的東正教徒?如何試驗一個人是否為真的東正教徒?那就是「悔改」,和「寬恕」。

首先是悔改,因為許多人並沒有悔改。悔改(repent)和後悔(regret),是不同的。許多時候,後悔只是加添自我的驕傲。因為我們心想:「呃,我這麼優秀,卻不小心犯了個錯。真是後悔啊!我原本是不會那麼做的」。這種態度不是悔改。悔改是尋找(searching)、是改變。而且在改變之前,先請求寬恕。

第一步,是面對我所傷害的人,並請求寬恕。我們必須踏出這簡單的一步,雖然對驕傲的人來說,這一點也不簡單,甚至倍感艱難,但我們必須這麼做。如果我們不這麼做,是無法被寬恕的。之後我會解釋原因。並非因為神要懲罰我們,不,祂無法懲罰我們。有許多事,是神做不到的。

下一步,是向神請求寬恕。因為當我們傷害了某人,我們也傷害了神。因為神就在這個人之內,神在每一個人之內,不論這人是否為東正教徒。因此,首要的是務實,而非在神學理論的層次上狡辯自己悔改了,要務實。馬太福音教導我們:如果我們想要到教會,來向神祈禱,並獻上祭品,而你想起你的弟兄姊妹—請注意,不是你對其他人,而是其他人對你感到不悅,你必須將祭禮留在教會門外,先去找到這位弟兄姊妹,與對方和好。之後你才能回到教會祈禱和獻祭。

當然,這裡有個問題。如果我想與對方和好,但對方卻不想要呢?該怎麼辦呢?我們會討論這一點。但是,至少我們必須先嘗試。我們也必須了解,我們總是會感到受傷,心中隱隱作痛,直到對方說:「我原諒你」,並且與我們和好。是的,我們會與這傷口一同活著。還記得嗎?耶穌基督復活之後,祂並沒有治癒手掌的釘痕,腳上的傷痕,和肋旁被刺穿的洞口。是的,我們會與傷口一同活著。忘記並不容易,我們也不該忘記,我們對別人造成的傷害。

有些人,出於他們的心病和驕傲,會對被傷害的人說:「忘了吧!我都忘了!你幹嘛一直提那些過去的事呢?」但這就像在說:「我感染了病毒(傷害別人),但是我已經吃了阿斯匹靈(遺忘專用),沒事了啦!」但這病毒會復發的,不只會復發,甚至會不斷擴散,四處攻擊。這又像我們把垃圾隱匿在屋中的地毯下,在那兒,垃圾將會產生難以忍受的惡果。

寬恕別人

不但要請求寬恕,這十分重要。也要寬恕別人。現在我們進入一個危險的主題,或者應該說,極度困難的實踐。並非因為寬恕真的很難,而是因為我們不想寬恕。

你會問我,另一個人對我做了這麼糟糕的事,我怎麼有辦法寬恕他呢?首先,要先向各位解釋寬恕的意義,因為它常被誤解。寬恕,希臘原文“Synhoro”,意思是:「我能與你共處一室、我能與你一起生活、我能與你和諧共處」。這就是“Synhoro”的真義。而不是以下這種態度:「我不想看見你」、「你這個噁心的傢伙」。我知道這種感受,因為學校裡就有人這樣對我。這其實已經是一種謀殺,靈魂的謀殺。這謀殺卻來自我的同學,台灣大學的同學。這對我來說是一種死亡,在肉體死去之前的死亡,是靈魂的死刑。但現在我要向你們說的,不是這種最糟糕的情況,糟到對方把你殺了。

寬恕是我能夠與你一起生活,即使我們並不同意彼此所有的觀點、作法,但是我可以和你一同生活,與你一起在同一個餐桌上吃飯,可以和你一同工作。這就是寬恕。寬恕,是十分偉大的。我們必須了解,最重要的是,神已經先寬恕了我們、而且持續地寬恕我們。這是什麼意思?神並不看我們的「罪」,罪就是某種使我們與神分離的東西。神並不在乎我們是否恨他,他總是敞開懷抱,對我們說:「我愛你」。我說「愛」,但這對華人來說卻是個不好的詞彙,我的教授是這麼告訴我的。也許你們感到驚訝,我卻十分了解這一點,「愛」竟然變成一個不好的詞彙。但直到人們了解「愛」是最重要、最美麗的詞彙,他們是絕對無法成為一個靈性之人的,他們只會變成檯面下的欺騙者、說謊者。

神愛我們,祂敞開懷抱對我們說:「來!」這就是寬恕。問題在於,如果你我的回應是:「我恨你!滾開!」那麼,我們就是堅持留在自己的罪過裡,堅持與神分離。但是神絕不會以暴力的方式脅迫你,絕對不會對你施展祂的權力,對你說:「你給我過來,給我坐在這裡!坐我旁邊!」神絕對不會這麼做,因為祂知道那會使人感到痛苦。如果我們堅持與神分離,這本身就是地獄了,即使一開始我們並不明白。但是神卻更往前進一步,祂說:「你不想走向我,那我就走向你吧!」祂不是以高高在上的掌權者姿態走向我們,而是成為脆弱的嬰孩,最終被我們釘在十字架上。我們黑暗的人性,因此感到滿足。

不幸的是,西方改革宗的病態想法,竟然認為天父因著祂兒子的死,感到滿足。這種病態式的詮釋,由西方神學家所創,是非常錯誤的。天父並沒有因著祂兒子的死而感到滿足,是我們人類因此感到滿足—藉著殺戮,人類殺了神。神不但寬恕了我們,祂問我們:「你希望我為你做什麼呢?」我們回答:「把祢殺了。」因為分離、分裂的態度,就是一種謀殺的態度。佛洛伊德、心理學家們,都同意這一點,哲學家也同意。因此,在十誡中,其中一誡是非常重要的:「不可殺人」。當我們看到小嬰孩、小狗狗時,會覺得好可愛,因為他們在對我們說:「不要殺我」。而神,實現了我們想要殺掉祂的心態,讓自己被殺了,這是最終極的愛。

神的公義何在?

我們被寬恕,我們必須記得:我們總是被寬恕。神並不會紀錄我們的罪行,藉此控訴我們有多壞。當聖經提到「公義」,公義是存在的,但這公義並非如同我們所想像的、如同法官一般的正義,因為若是如此,誰能站立得住呢?誰能被稱為「義人」呢?你以為神職人員就能被稱為「義人」嗎?你以為神職人員就比較善良嗎?甚至,你以為我們有資格說神必須是公義的嗎?

多年前我在希臘,和一位朋友在公車上聊天時,有人問我:「神父啊!為什麼神會容許這些路上的這些壞人們,繼續活著、繼續犯罪呢?神的公義在哪裡呢?」我以St. Isaac of Syria的話回答他:「絕不要膽敢稱呼神是公義的,因為如果神是公義的,首先神必須殺了我,然後神必須殺了你。因為依照公義的標準,我在神面前站立得住嗎?當然不。神是完全的愛,我們與之相比如同無物。在這之後,神才會殺了你所謂的『這些壞人』。當然,你也無法活著看見這『公義』就是了,你這種『公義』的慾望,將無法被滿足。」這人聽了十分震驚,也非常生氣,於是急急忙忙地下了車。

為什麼要寬恕?

有人會問,那其他人呢?其他那些壞人呢?他們對我做了很壞的事,我可以做些什麼呢?寬恕他?怎麼寬恕呢?為什麼要寬恕呢?

要像耶穌基督一樣地寬恕,祂在十字架上寬恕了我們所有人,祂說:「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路加福音23:34)。耶穌是在極度痛苦之中說出這話,祂卻是唯一一位純潔和無辜的。

為何我該寬恕呢?依照邏輯,人類「公義」的標準是如果你傷了我100次,至少我該報復你一次。當神在舊約時代中,規定「以眼還眼(以牙還牙)」的時候,並非字面上的意思。而是因為當時的人很不成熟,如果我傷了你一隻眼,你就會奪去我這條命。所以神要求當時的人們不要過度報復,平等地報復就好,別太過份。這樣的規定對他們來說,已經太進階了。

我們必須寬恕,為什麼呢?不完全是因為社會學的原因,那也很重要,因為如果一個社會充滿憎恨,它等同被毀了。也不完全是為了心理學的原因,那也十分十分深刻,因為如果我們不寬恕,那就好像我們受了傷,卻不斷地抓破傷口。每一次摳破傷口,我們就再痛一次。潛意識中,這種模式成為病態。我們在心中不斷重複受傷的記憶,即使傷害我們的人已經死去,我們仍然會繼續召喚對方傷害我們的回憶,一次又一次地重複,直到我們的靈魂淌血,為此受苦。在心理上,這就像某人攻擊我、強暴我、毆打我,對方卻變得像鬼一樣,因為我不斷地召喚他/她進入腦海,一次又一次地受傷。這是一種自我折磨、自我傷害。因為人性中潛藏著一種自我虐待的傾向,喜歡受虐,不想毫無痛苦地活著。當然,這是很不好的傾向。

但這耶穌所教導的並非心理學或社會學,祂的意思並不一樣。我們都是基督身體的肢體,因此我們寬恕,並非因為這是不得不遵守的命令,而是如你所見的:我的手掌,其中一個手指若沒有其他手指,無法獨自活著。如果身體內部自我衝突,就會罹患癌症。事實上,許多疾病也是如此,不單只有癌症。當我們過於悲傷,身體免疫系統就會受損,變得容易感冒、毛病一堆。免疫功能下降,也可能是因為靈性的原因:心懷憎恨、憤怒、或其他負面感受。由於我們同是基督身體的肢體,一個肢體怎麼能憎恨其他肢體?一個肢體怎麼能不和其他肢體,流著相同的血液?那就像缺血的肢體,自我毀滅,終被截斷。這有點像如果你罹患癌症,醫生可能讓罹癌的部位缺血,然後切斷。

因此,神差遣我們寬恕他人,因為他人就是自己身體的一部份。我們必須了解這一點。你會說:「但是對方恨我啊!」,是的,我們都經歷過被憎恨的傷痛,但是我們並不孤單。因為對方恨我,就等於憎恨耶穌基督,憎恨教會這整個身體,也就是耶穌的身體。重要的是,了解以下這一點:我們不是傻子。那誰才是呢?神才是傻子。神被人憎恨,而祂卻接受了這樣的憎恨。因此,我們並非傻子,也非弱者,當我們接受他人的憎恨,並且繼續去愛對方時。因為有些人會告訴你:「你這個傻子,對方恨你,你幹嘛繼續愛著他呢?」因為對方恨我,也等於憎恨神,即使我不算什麼,但我以神之名,繼續去愛。就只是為了對方,而不是因為我期待什麼回報。我感受到對方如同自己的身體、如同我自己。我將結果交託給神。

當然,還有其他許多情況,例如有人會說:「那又怎麼樣?對方絕不會悔改的。」或者,有人會說:「忘了吧!」,然而他就是那個傷害你的人,他對你說:「是你痛,又不是我痛。你有義務寬恕我,對吧!不是我向你請求寬恕喔!我還會強迫你忘記過去的傷痛啦!我才不管你,你要痛多久是你家的事,反正痛的不是我啦!」是的,這些人是如此冷酷,但我們都不是孤立的個體,我們都是耶穌基督的身體,如果基督背起了祂的十字架,那這就是我們的小小十字架。這個十字架讓我們聽到心中的聲音:「你這個傻子!」就像耶穌基督,是個傻子。祂對我們的愛,十足的傻,祂持續地寬恕著我們。

如何寬恕?

寬恕有理論的層面,和實際的層面。實際的寬恕,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因為我們可以在心中說:「我好愛你喔!」但是當對方沒東西吃的時候,你卻連一點食物也不給他。聖經雅各書也提醒我們,若有人飢餓瀕死,我們卻只對他說:「願神祝福你」,這是偽善的(雅各書2:15, 16)。先給那人東西吃吧,暫且把深奧的神學擺到一邊。否則你所謂的愛,不過是自我的驕傲,和欺騙神而已。

這世上沒有比寬恕更困難的事,我知道寬恕有多麽困難,因為我們都有著各自的人性軟弱。但是我們可以從第一步開始,那是什麼呢?首先,不要恨對方,不要詛咒對方去死,或遭遇厄運。因為這樣的念頭,會在我們心中浮現。其次,為對方祈禱,在心中培育良善的念頭,神會將這樣的良善,傳遞給對方。最後,你可將對方的名字交給神父,在聖餐禮中予以紀念,這是真正的寬恕。讓司祭(神父)在聖餐禮中紀念對方的名字,讓對方的名字,融入基督的聖體和寶血之中。這是我們應當做的、最實際的事。這些步驟,可以幫助我們拔除心中的恨意,避免恨意被魔鬼利用和擴大。因為魔鬼總是憎恨,牠們所做的就是製造憎恨。這就是牠們名字的由來,在希臘原文中,魔鬼的意思就是誹謗者、控訴者,因為牠憎恨人類。

從某個觀點來看,我們需要上述的實際步驟。然而,每當我們領受基督的聖體和寶血時,從來不是以孤立個體的身份來領受。當我領受基督的聖體和寶血,我是為所有人而領受,為全人類而領受,也為我的敵人而領受,為了那在大學裡憎恨我的人而領受。此外,每當我們實踐心禱(The Prayer of the Heart):「主耶穌基督,憐憫我」,禱詞中的「我」,並非是我個人,而是所有人。因此,如果我視你為我身體的一部份,這就是寬恕。即使你這隻手可能擊打著我這個身體,對抗著我這個身體,毆打著我這個身體,你仍然是我的手。這就是基督徒生命的奧秘。

寬恕—衡量愛的尺度

St. Silouan of Athos在他的著作中清楚表明,誰是真正的東正教徒?什麼才是真正的判斷標準?並非那些偽善之人所做的,在自己家中擺個聖像畫、畫十字架鞠躬、創造了屬於自己的東正教,實際上卻是欺騙自己,也欺騙神。真正的標準,就是寬恕我的敵人、愛我的敵人。然而我不可能愛他,如果我不先寬恕他。先寬恕,愛隨之而來。從這個觀點來看,如果我愛我的敵人,我就是真正的東正教徒。

愛我的敵人,並「不是」對敵人說:「請殺了我吧!來強暴我吧!」,絕非如此,而是對敵人保有愛的態度。當耶穌基督在訊問中被士兵打耳光時,耶穌質問這士兵:「你為什麼打我呢?」(約翰福音18:23),祂並沒有沈默,或轉過另一邊的臉讓士兵毆打。因此,應當視不同情況,以神所賜的智慧來應對,決定何時接受羞辱,何時又該遏止惡行。

即使我們決定接受當下的羞辱,這也會使我們逐漸成為深刻而屬靈的東正教徒。在未來,我們將會引領對方走向他的救恩。我這麼說,是因為教會中有如此多的殉道者,當迫害者謀殺他們、攻擊他們、折磨他們時,這些殉道者卻為迫害他們的人祈禱,懇求神寬恕他們,因為迫害者所做之事,罪大惡極。許多時候,在殉道者死去之後,迫害他們的人卻成為基督徒,之後甚至也為主殉道了。這是因為殉道者為他們祈禱,既不憎恨他們,也不詛咒他們。殉道者們接受了被迫害的痛苦,奉耶穌基督之名,奉教會—基督身體之名。

我請求各位,這一週,試著去寬恕。即使那是困難的,試著去寬恕,也請求他人的寬恕。請不要誤以為自己如此聖潔,都是我們在寬恕他人,其實我們也需要他人的寬恕。當我們試著這麼做,要依靠著教會的幫助,並尋求屬靈父親的建議,因為並非所有情況,都那麼容易處理。例如有時我們請求他人寬恕,但是對方並不願意,那該怎麼辦呢?如同之前所提,那傷口會留在我們心中,我們仍然可以祈禱,仍然可以領受聖餐,但那傷口仍會存在。直到何時?我不知道。這是一個很大的議題,難以在這次的講道中完全闡述。因此,請預備自己,這一週,和整個大齋期期間,都可以到教會來行懺悔聖事。為所有人祈禱,也寬恕每一個人。

願聖三一保守我們眾人!

来源:

http://theological.asia

http://theological.asia/forgiveness-why-how-what/

台灣基督東正教會The Orthodox Church in Taiwan

<>


復活節星期天 Easter

復活節是教會一整年各項活動的重心。整個教會祭典都必須依賴這一個日子;因為復活節的日期決定了教會年曆中各項儀式每年不同的日期。

時間來到復活之日;在這一天我們唱著:<讓我們受這場祭典的啟發。讓我們相互擁抱。讓我們稱呼人們「兄弟」,即使他們討厭我們,讓我們藉由復活原諒所有的人…>。

在復活節星期天的早晨時分,我們宣布耶穌基督的復活。這項儀式會在星期六的午夜到星期天的清晨時分舉行。在此時神父唱道,<來吧,受取這光…>。教會再一次表現出基督化身成光的神秘性。

基督,也就是光,祂的誕生是由星辰指引,而今再次閃耀並且從墳墓的黑暗中露出光芒。祂再次出現在我們之中,眾人手握點燃的蠟燭,宣示著祂的勝利。神聖的光芒在我們之中閃耀著,同時也照亮了我們。

如果救世主所帶來的這道光無法戰勝那存在我們心靈之中罪惡的黑暗,那們麼我們就無須慶祝基督的復活

當蠟燭點燃之後,我們形成了一個隊伍;隊伍離開內殿,然後停在教堂的門口外面。有關復活的說明擷取自聖馬可福音書(16:1-8);接下來我們開始唱著偉大復活節的勝利詩篇:

<基督從死者中復活,

藉著死亡踐踏死亡,

然後那些躺在墓裡的人就獲得重生>。

詩歌中的讚美詞會重複數次;而這些重複的詩句則是取自詩經:

<讓主復活,讓祂的敵人被潰散>。

<主就是在這天創造一切;我們將歡欣鼓舞…>。

之後隊伍再次進入教會。神父在唱誦著連禱文,而合唱團唱著復活節的典文,將它獻給St. John of Damascus。在晨禱之後就是St. John Chrysostom神聖的禮拜儀式。

在禮拜儀式之後,(或者在晨禱結束之後會比較好),神父朗讀St. John Chrysostom位復活節祭典所寫下的優美佈道內容。在此摘錄部份文句:

<如果他從最初的時候,就開始努力的話,那麼讓他能在今天獲得回報…如果他在第六個小時抵達,那麼別讓他感到困惑;因為他同樣不會有任何損失。如果有人延遲了,直到第九個小時才到的話,讓他可以無畏無懼,能夠更靠近。如果他直到第十一個小時才到的話,讓他不要因為自己的遲到而害怕;因為主是慷慨的,祂能包容最先抵達者,也能包容最後一位參加者…

…那麼讓我們一同參與主的喜樂。最先和最後加入的人同樣得到祢的獎勵。貧窮的人和富有的人一齊歡樂。認真的人和懶惰的人一同慶祝這一天…桌上

擺滿豐盛物品,大家莊嚴地進食。獻祭的牛肉讓大家不致挨餓。大家盡情享用這信仰的盛宴;大家一同獲得這豐沛的、充滿愛的仁慈…沒有人會因為自己的過錯而傷心落淚,因為原諒已經從墓中復活了>。

在復活節星期天的下午舉行簡短的晚禱。所閱讀的福音書是耶穌基督在房門深鎖的房間裡在使徒面前顯現(約翰福音 20:19-25)。如果可能的話,可用不同語言朗讀,顯示基督所傳遞訊息的國際性。

在復活節那天,基督的信徒們互道:<基督復活了>,而且彼此回應:<他真的復活了>。這是從復活節開始直到基督升天為止大家用來打招呼的方式。

来源:

http://theological.asia

<>

我們容許嬰孩受洗嗎?
Infant Baptism

由於不瞭解受洗的真正意義,大部分的新教世界都拒絕嬰孩受洗。在以下研究當中,我們將會初步檢驗一下這些誤解的部分。

對受洗的重要性的誤解

新教教會拒絕嬰孩受洗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對受洗的重要性的誤解。那麼,我們到底為什麼要受洗呢?

關於這個問題,不同的新教團體會提出不同的答案,但是,他們通常會這樣回答: 「為了贖罪」。還有一些持有更激進的看法的人會說:「為了獻身於上帝」。如果受洗真的是一種「獻身」,我們可能會主張,一定要是一個成年人才能受洗。然 而,受洗的意義不是某人的「獻身」。一個受洗的人,將獲得靈性的復活,關於這一點,在我們其他的研究當中,已經向各位說明,所以,在此我們只提出一些必要的部分。讓我們先從保祿(保羅)宗徒開始講起:

「難道你們不知道:我們受過洗歸於基督耶穌的人,就是受洗歸於他的死 亡嗎?我們藉著洗禮已歸於死亡與祂同葬了,為的是基督怎樣藉著父的光榮,從死者中復活了,我們也怎樣在新生活中度生。如果我們藉著同祂相似的死亡,已與祂 結合,也要藉著同祂相似的復活與祂結合,因為我們知道,我們的舊人已與祂同釘在十字架上了,使那屬罪惡的自我消逝,好叫我們不再作罪惡的奴隸 …… 所以,如果我們與基督同死,我們相信也要祂同生」(羅馬書6:3 – 8)

藉由神聖的受洗與領受聖靈,人類獲得靈性上的復活。這個情況也呈現在詩歌當中:「你們悔改罷!你們每人要以耶穌基督的名字受洗,好赦免你們的罪過,並領受聖神的恩惠。(宗徒大事錄/使徒行傳2:38)

上面的詩歌,再一次清楚提到,受洗是為了「罪過的赦免」而不是「獻身」。很顯然的,亞當第一次犯了罪,招致靈性上的死亡的時候,他所失去的東西,卻可以透過聖靈而失而復得,這就是「聖靈的恩惠」。

當孩子生病需要一位大夫時,我們應該立即致電給醫師嗎?還是我們應該顧慮到, 我們所給予的醫療會剝奪孩子的自由?怎麼做孩子才能獲救呢?所以,當我們藉由洗禮治癒孩子們身上傳承自亞當的靈性死亡,為何「再洗禮派」教徒 (Anabaptist Protestants)要如此不安呢?正如我們所說的,因為這就是受洗的目的:使人類(無論是成人或孩童)再次獲得亞當因罪而失去的聖靈,治癒靈性上的 死亡。我們急著為孩子找回身體健康,沒有先徵得孩子同意,就打電話叫醫生。我們難道不應該修復孩子的靈性健康嗎?對「再洗禮派」教徒而言,孩子的靈性健康 比較不重要嗎?

然而,再一次,聖經本身見證了幼童可以受洗,聖經上說:「你們每人要以耶穌基 督的名字受洗 …… 好赦免你們的罪過。並領受聖神的恩惠。 因為這恩許就是為了你們和你們的子女,以及一切遠方的人,因為都是我們的上主天主所召叫的。」(宗徒大事錄/使徒行傳2:38-39)

「為了」這個詞,指的是受洗是「為了」罪過的赦免。因此,年幼的基督徒也可以參與其中。

或許會有人說:「嬰孩犯了什麼罪嗎?為什麼要為了赦免罪過而受洗呢?」讓我 們來看看這段聖經:「誰能使潔淨出於不潔﹖沒有一人!他的時日既已注定,他的歲數既由你掌管,他決不能越過你定下的期限」(約伯傳/約伯記14:4,5) (七十士譯本)由此可見,即使是一歲的幼童,也不是潔淨的。在其他聖經章節中也為此作了見證。讓我們看看其中一則:「…是的,我自出世便染上了罪惡,我的 母親在罪惡中懷孕了我。」(聖詠51:7/詩篇51:5)請想想!人類在受孕時就已經帶有原罪。有沒有可能那些持反對意見的人不知道,嬰孩身上也參與了原 罪呢?我們的孩子難道沒有從亞當身上繼承「靈性的死亡」嗎?他們一出生,身上的聖靈(也就是亞當身上曾經有的)就被剝奪了嗎?

如果「再洗禮派」教徒瞭解,受洗的目的是要修復人類對聖靈的參與,就像亞當曾做的那樣,他們也會瞭解這些事情:
是否有人詢問夏娃:「當妳被創造出來的時後,想不想要上帝給予妳聖靈呢?」如 果在創造之初,夏娃沒有被事先詢問,卻仍被賦予聖靈,那麼,為什麼要先徵求孩子的同意才能賦予孩子聖靈呢?如果聖靈是夏娃被創造的生存元素之一(無論她之 後是否丟失了),為什麼我們要拒絕給孩子們這樣的聖靈呢?孩子們在生命的開端,應該要擁有聖靈這個生命元素。

讓我們再進一步討論,在生命之初,有人先詢問孩子(或我們)希望自己的身體具 有哪些特質嗎?為什麼我們要剝奪孩子在生命開端就獲得聖靈這個生命特質的權利呢?如果孩子們長大了,決定不再想要保有聖靈,他們就可以將聖靈卸下。就像夏 娃所做的那樣,就像許多拒絕上帝的成年人那樣。上帝會尊重他們的決定,祂會遠離那些拒絕聖靈的人。

不只如此!讓我們來看看聖經所言,「…你們也是在衪內受了割損,但不是人手所行的割損,而是基督的割損,在乎脫去肉慾之身。你們既因聖洗與衪一同埋葬了,也就因聖洗,藉著信德,即信使衪由死者中復活的天主的能力,與衪一同復活了。」(哥羅森書/歌羅西書2:11,12)

我們可以說,洗禮是「基督的割禮」。讓我們先來看看,以色列人的割禮扮演著什 麼角色呢?它是成為猶太教會正式成員的必經道路。同樣的,一個人何時成為基督教會真正的一員呢?就是在領受基督教洗禮的時後。關於割禮,在孩童身上也會嚴 格施行,即出生第八天時(創世紀17:10-14)。讓我們更明白的切入整個事件:古代以色列,會在孩童身上可以施行割禮,使他們成為上帝子民,今日亦 然。所以,孩子們同樣可以成為上帝的子民—-教會。正如古代並不強迫孩童加入教會,今日亦然,因為,在孩子往後的生命當中,仍然保有拒絕洗禮的選擇 權。

除此之外,聖經還這樣說:「你們讓小孩子來吧! 不要阻止他們到我跟前來,因為天國正是屬於這樣的人。」(瑪竇/馬太福音19:14)「再洗禮派」教徒違背了基督的話語,剝奪了孩子透過洗禮成為教會一份子的權利,阻礙了孩子參與天上的國度。

瞭解孩子的潛能

有些人或許會問:「當一個孩子受洗時,他能瞭解這一切嗎?」著重理性的西式教 育所培育出的民眾常常會有這個疑問,因為他們基本上已經忽略了其中的靈性層面。並非所有事物都要透過邏輯來過濾,除了邏輯之外,還有靈性上的意義。從保祿 (保羅)宗徒的著作當中可見到這樣的思想,文中,他提到了靈性上的「理智」與「神魂」兩方面益處(格林多前書/歌林多前書14:14,15),他還說,那 些使用「語言」來說的應當祈求解釋之恩,「因為我若以語言之恩祈禱,是我的神魂祈禱,我的理智卻得不到效果。那麼怎樣才行呢﹖我要以神魂祈禱,也要以理智 祈禱,我要以神魂歌詠,也要以理智歌詠。」現今教會當中,如果也能如此,眾人的「神魂」與「理智」都能得到益處。

因此,即使在人類沒有察覺到的情況下,「神魂」也會得到益處。我們這裡提到源自於聖靈的「神魂的益處」,當我們在洗禮中領受這個益處,它也不斷的在人的神魂當中秘密的作用著。這也就是嬰孩在受洗當中所得到的益處,這方面的益處完全獨立於西方的理性思考之外。

我們都知道,若望洗者(施洗約翰)為人施行洗禮,那又是誰為他施洗呢?沒有 人!若望洗者(施洗約翰)具有獨特少見的神賜的天賦:當他還在母親腹中就充滿了聖靈,正如路加福音中所說的:「…而且,他還在母胎中就要充滿聖神」(路加 福音1:15)這就是瑪拉基亞(瑪拉基書)所言:「我要派遣我的使者,在我前面預備道路。」(瑪拉基亞/瑪拉基書3:1)

那麼,基督是如何初遇若望(約翰)?我們可以從路加福音當中得到答案,當懷著若望(約翰)的母親與懷著主的母親面對面時,他說:「…吾主的母親駕臨我這裡,這是我那裡得來的呢?看,妳請安的聲音一入我耳,胎兒就在我腹中歡喜踴躍。」(路加福音1:43,44)

問題:哪一個嬰孩?

若望(約翰)還是腹中的嬰孩胚胎時,吾主的母親請安的聲音一入其耳,就歡喜踴 躍。那麼,在腹中的胎兒要如何認出聖母是誰?他要如何知道基督就在聖母的腹中,而顯得如此歡喜踴躍?若他是一個已經出世的嬰孩,我們可以理解,然而,他只 是一個胚胎,就令人不解?一個「再洗禮派」教徒說:「這是聖靈所造就的」,很不幸的,我認為他應該先放下成見,考慮以下的因素:正如嬰孩胚胎可以透過聖靈 感知到聖母與基督,並且歡喜踴躍,獲得「神魂的益處」,同理,一個嬰孩也可以透過受洗,使聖靈進入體內,並且獲得「神魂的益處」。

誤解聖經的原意

抱持著不那麼基督教的觀點的「再洗禮派」教徒與其支持者,都對聖經原文有所曲 解,也有一些是在解釋聖經時忽略了教會的角色。除了將聖經視為「信仰的文章」並且在其中尋找所有訊息之外,他們忽略了,教會是唯一能為聖經提出正確解釋的 來源,因為它們是由教會著作完成的。因此,他們曲解了一切。讓我們來看看那些被誤解(甚至沒有被仔細思考)的聖經章節:

「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成為門徒,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給他們授洗,教訓他們遵守 我所吩咐你們的一切。看!我同你們天天在一起,直到今世的終結。」(馬爾谷/馬可福音28:19,20)他們這樣解釋:「根據這段文字,我們可以知道,一 個人應該先接受教導,然後才能受洗。」這段話不但被一些不懂希臘文的人引用,甚至是希臘的「再洗禮派」教徒(就好像他們不懂希臘文一樣)也引用了。那麼, 這段話到底在說什麼呢?它說:「使萬民成為門徒吧」(怎麼達成?)「因父及子及聖靈之名,為他們受洗,(然後)教導他們…」然而,這裡請注意!這段話並不 是說:「先教導他們,然後為他們受洗」!這裡只有指出一個人要成為門徒的方法。「受洗」這個字指的是一個人要如何成為門徒。否則,他不會說「替他們受 洗」,而是說「教導他們然後為他們受洗」。這句話當中的「授洗」指的是使萬民成為門徒的方法(其中也包含了「教導他們」)。即使這句話中的順序帶有某種意 義(很顯然的並沒有),我們可以看到「授洗」應該是在「教導」之前。到底我們應該怎麼詮釋呢?難道是因為「授洗」出現在「教導」之前,我們就應該先「授 洗」再「教導」嗎?當然不是。如果一個成年人受洗,他要先接受教義的薰陶,如果是一個嬰孩受洗,他將在受洗之後再接受教義的薰陶。我們非常堅持這個論點, 因為「再洗禮派」教徒利用這樣的文句:「信而受洗的必要得救。」(馬爾谷/馬可福音16:16)並且指出句子當中的出現順序是「教導」先於「受洗」來告訴 大家這才是正確的途徑。如果我們看看前面的那一句話,句子裡「授洗」與「教導」的先後順序完全是相反的。因此,我認為,句子裡「授洗」與「教導」的先後順 序是沒有特殊意義的,甚至,一個受洗的嬰孩在長大之後永遠可以自由選擇相信與否,並且得救。

我們應該看看一個極端的「再洗禮派」教徒的例子,這個例子明白顯示出他們的教 義的缺失,儘管教友們已經意識到了。他們不是「因父及子及聖靈之名」接受洗禮,而是「因父及子及『再洗禮派』團體內的靈性指導之名」接受洗禮!但是他們仍 然引用這樣的聖經文句:「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成為門徒,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給他們授洗,教訓他們遵守我所吩咐你們的一切。看!我同你們天天在一起,直到今 世的終結。」(瑪竇/馬太福音28:19,20)

顯然,這是對基督教洗禮的抹殺,當我們為嬰孩洗禮的時後,他們以錯誤的觀念告誡基督徒!

接著,讓我們繼續看看一些與嬰孩受洗相關的聖經片段。

来源:

http://theological.asia

台灣基督東正教會 The Orthodox Church in Taiwan

<>

聖經講道:十架上的愛
Love on the Cross

沒有愛是不背負十架的;

因為愛就是淨空自己,將他人放到自己的生命中。

主日經文:

加拉太書6:11-18

請看我親手寫給你們的字是何等的大呢!凡希圖外貌體面的人都勉強你們受割禮,無非是怕自己為基督的十字架受逼迫。他們那些受割禮的,連自己也不守律法;他們願意你們受割禮,不過要藉著你們的肉體誇口。但我斷不以別的誇口,只誇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因這十字架,就我而論,世界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論,我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受割禮不受割禮都無關緊要,要緊的就是作新造的人。凡照此理而行的,願平安、憐憫加給他們,和神的以色列民。從今以後,人都不要攪擾我,因為我身上帶著耶穌的印記。弟兄們,願我主耶穌基督的恩常在你們心裡。阿們!

* * *

耶稣基督被钉十字架 – The Crucifixion of Jesus Christ

約翰福音3: 13-17

除了從天降下、仍舊在天的人子,沒有人升過天。摩西在曠野怎樣舉蛇,人子也必照樣被舉起來,叫一切信他的都得永生(或作:叫一切信的人在他裡面得永生)。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致滅亡,反得永生。因為神差他的兒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或作:審判世人;下同),乃是要叫世人因他得救。

李亮神父講道:

今天的經文是最重要的福音經文之一:「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致滅亡,反得永生。」這是最大的奧秘,也是最矛盾的事,對許多人來說,難以理解。當哲學家問神:「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呢?」他是得不到答案的。

神為什麼要愛我們呢?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我們呢?我們不良善,我們不配得,神甚至無法在我們身上找到任何良善。祂這麼做,既不是因為祂需要我們,也不是因為祂毫無選擇,被迫一定要用這樣的方式寬恕我們的罪過,因為祂只需要一句話,就能赦免我們的罪。

這就是最大的奧秘。根據哲學家柏拉圖,你無法愛某個不美善的人事物,美善是吸引愛的法則。如果你愛上某個醜惡的對象,根據這樣的哲學觀,是很糟一件事。因此,如果魔鬼質問神:「你為什麼要愛人類呢?他們是如此邪惡!」,神無法回答。但是神卻以最深奧的行動,代替了言語的回答。

神賜給我們祂的獨生子,而不是任何其他事物。請想像如果要在座的各位將自己的孩子帶到教會來,並且犧牲孩子的生命?祂所賜的,是祂以至高的愛,所鍾愛的獨生子。這是最深刻、最強烈、最難以置信和無法解釋的愛。這也是為何我今天要用希臘原文來讀這段福音,因為「賜給」的希臘原文有特殊涵義。

神這麼做,為了讓每個願意相信祂的人得到永生,祂尊重人的自由,不強迫任何人相信祂。但相信祂的,將與基督合一,並因此與天父合一。這就是聖詩所頌讚的創世之前的奧秘。聖父成為關係性的,成為共融的(communion),祂不是孤單的,祂「生」聖子。也不只是一對一的關係,因為還有聖靈,成為完美的聖三一。

這終極的愛,持續至今。因為聖父持續不斷地賜予祂的的聖子。基督的聖體和聖血,為了我們如此謙卑地成為餅和酒,成為我們的食物。這就是無條件的愛,這才是真正的愛。真正的生命,並非心臟的跳動,而是共融,與神合一;並藉著與基督的合一,得以和眾人合一。

這也是為何基督說:「人若遵守我的道,就永遠不嘗死味。」(約翰福音8:52)。現在祂並沒有讓我們擁有肉體上的不死,因為祂尊重我們的自由。試想,如果人們因為信神就得以肉體不死,有多少人會為了這不死的肉體,假裝他們相信神呢?但真正信神的人,是超越死亡的,因為對他來說,死亡只是「睡著」。他與神的關係,與基督的合一,永遠不被隔絕。這也是為何我們在教會中,並不刻意區分生者和亡者,我們將代表生者和亡者的麵餅屑,一起投入聖杯中;因為離世的親友,在聖禮儀中,也與我們同在。

神的愛是最重要的,祂也向我們顯明什麼是真正的愛。神淨空自己,成了祂所不是的,成了卑下的人類。神取了人的本質,人的本質(nature)並非有罪的,而是人的態度(本質中的一部份),使人有罪。但基督不是從男人所生,而是從聖靈和聖母馬利亞所生,因此基督是唯一無罪的。

真正的愛,是神。這愛,是十字架的愛。沒有愛是不背負十架的。因為愛就是淨空自己,將他人放到自己的生命中。神淨空自己,取了我們有罪的、腐敗的人性,卻不求任何回報,祂也不需要我們的回報。因此,真正的愛,是十架的愛,是淨空自己,讓他人進入你的生命中。

你會問:「難道沒有其他的方式嗎?我不能要其他人來愛我,照著我想要的方式來愛我嗎?」不,沒有其他的方式。如果我們不能淨空自己,不能讓其他人進入自己的生命,我們將永遠活在孤單之中,這樣的孤單,就是地獄。

罪,其實就是愛的扭曲,愛的變形。罪,就是我想要對方,但我要對方成為我想要的樣子,我要對方按照我想要的方式來對待我。這並非神愛我們的方式。神愛我們,如我們之所是。神甚至繼續愛著魔鬼,事實上,如果神有一天不再愛魔鬼,魔鬼還會覺得好過一些。因為魔鬼會感到自己被懲罰了,已經付出代價了,所以不再需要承受神的愛了。但如同許多教父,包括St. Issac of Syria所說的,無條件的愛,對魔鬼來說,就是地獄。神無條件地、不求回報地愛,但魔鬼完完全全拒絕了。

所有愛的根基,都是神的愛。人類生病了,這疾病是什麼呢?就是孤立的個體性(individuality)。在自我封閉的世界中,要求別人以自己想要的方式來愛我。這是錯誤的。任何愛的關係,如果不根基於神自我犧牲的愛,這關係將會失敗。

任何愛的關係,如果不根基於神的愛,將會扎根在其他的事物上。這也是為何今天的使徒書信中,保羅提到:「他們那些受割禮的,連自己也不守律法;他們願意你們受割禮,不過要藉著你們的肉體誇口」,這些人的目的在於利用基督徒實現自已國族主義的野心,並且使得「成為基督徒」不再是扎根於十架上的愛。

使徒保羅又說:「從今以後,人都不要攪擾我,因為我身上帶著耶穌的印記」,這印記是什麼呢?就是受苦的印記,為了神的愛而受苦的印記,為了愛他人而受苦的印記。真正的十字架不是戴在頸上的項鍊。保羅為主受苦,這就是他的印記,今日世界各地也有許多基督徒正為了信仰而受迫害殘殺,這就是他們的印記。也有那看不見的,不是肉體上,而是心靈和靈魂上的傷痕和印記,來自於我們誠實,卻被我們最深愛的人背叛;來自於我們行善,卻被回報以最惡劣的對待。我們雖然沒有遭受身體上的迫害,卻必須擔起那來自我們的另一半、我們的親人、朋友、同事、鄰人……加於我們的十字架。

耶穌在復活之後,身上仍帶著釘痕。祂帶著十架的釘痕,和被長槍刺穿的傷痕而升天,為的是向聖父顯明祂如何地愛著世人。我們也能夠如此向神表達自己究竟多麼愛祂,如果我們不再譴責和控訴:「神啊!你看,他們是多麼惡劣,竟然這樣傷害我!」而是心甘情願地說:「主啊,為了愛祢,我承擔了來自這些人的傷痕和重擔,我知道這些人做了什麼,但我仍然愛他們,甚至比以往更愛他們」。

今生來生,沒有任何力量,比愛更強大;沒有任何事,比愛更危險:「愛情是…上主的火焰」(雅歌8:14,思高譯本)。將自己完全獻給愛的,卻可能遭受棄如敝屣的對待,但這就是神愛我們的方式,這就是真愛,這樣的愛可以改變世界;這樣的愛,能使一個原本不懂愛的人,逐漸也能夠去愛。這樣的愛能夠使人得救,因為當一個人能夠去愛,就是救恩。懷有神的愛,並與神合一,就是救恩。如果神敞開自己,將獨生子給了我們,我們也應該敞開自己,為他人奉獻。這會帶來危險的死亡,但死亡之後將有復活和真正的生命。如果不這麼做,我們雖然活著,卻已經死了。這無關選擇。

至少今天,試著想想,如何給予你自已?首先,是對那些你原本就有所虧欠的另一半、親友、同事、工作……等。至於愛教會,愛神,我不敢如此要求你們。因為如果人們不到教會來,參與最奧秘的聖事,參與全宇宙都頌讚的聖事—神成了餅和酒—並領受聖體聖血,這人又如何能愛教會呢?

結尾補充:

今天教會的于涓從美國返台,她獲得聖像畫的學位,成為聖像畫家和教師。在十幾小時的飛行後,一下飛機就直接趕到教會來,參加聖禮儀。她也發行了一本新書“The Life of Jesus by icons”,以視覺化的方式,介紹耶穌的一生,是傳福音的好方法,也更適合華人的心靈。感謝主,我們有了第一位華人世界的聖像畫家,如果有任何人想要邀請于涓授課,我們會感到十分榮幸,當然,這也是來自神的祝福。也請持續為于涓祈禱!

4.09.07 聖十字架節前一主日

東正教會簡介:

http://theological.asia/taiwan-orthodox/

来源:

http://theological.asia/

<>

基督復活了 
Christ is Risen

基督復活了!

來吧,弟兄們及主的兒女,迎接從東正教聖地法那傳來這生生不息之火光,讓我們所有人一起榮耀“基督從死者中復活”。

基督上了十字架,對主的使徒們,情感上造成了嚴厲的考驗,因為基督在十字架上受難,讓使徒們對於主終將以權力戰勝一切的希望,得以傳開。他們看見拉撒路的復活,他們看見五餅二魚如何奇蹟般地餵飽五千人,外加上婦人及小孩。之後,他們看見耶穌基督以勝利之姿進入耶路撒冷,猶如為戰勝世俗權力拉開了序幕。其中兩人的母親甚且要求,在主取得權柄之後,讓她的兩個兒子分坐在主的兩側。然而因基督所受的極刑,這一切都如孩童的幻想般消失。

但是,就在這個禮拜的第一天(主日),持香膏的婦人們發現墳瑩空了,還聽到天使說,基督從死者中復活了。不多久,她們看見祂以不同狀態出現,無法再讓持香膏的婦人們碰觸。這個出乎意料的發展,讓接近基督的人不禁納悶,接下來將發生什麼事。然而她們並沒有立即得到答案,而是被告知以耐心與磨鍊靜候,直到她們獲得從上而來的力量。她們謹守命令,一直等到五旬節,聖靈完全臨到她們,揭示了新的使命。這個使命並非要使受奴役禁錮的民族解脫
,而是要讓所有受到邪惡所主宰奴役的人及邪惡本身得到解脫。這與她們所夢想的不同,而是另一個更巨大的使命。

這個不可思議的誡命,傳揚人將從死亡的奴役中獲得解救的消息,讓他們驚訝不已。儘管如此,他們熱情地承擔起,將消息傳遍各地,從死亡手中拯救了許多人,並且持續拯救。第一位從死者中復活的基督,給予我們復活與永生的恩賜,讓生命不再受制於墮落。因為復活之後,我們不再受俗世所驅使,而擁有了如上帝的天使般的靈性身體。

蒙受恩寵,我們已經初嚐復活的喜樂。雖然穿戴著屬世的皮囊,我們並沒有因為遠離上帝的愛,而嚐到死亡的本質。而是藉由基督的道成肉身,理解那即是不朽的生命,我們由會自然死亡的屬世身體,邁向更高階的屬靈生命。

因此,我們不僅預知,在遙遠的未來,會發生死者復活的事件。但在此刻,我們也參與其中,並且歡欣鼓舞地與Saint John Chrysostom一起大聲呼喊:死亡,你的針刺在哪?冥府,你的勝利又在哪?我們伴隨基督復活,經驗到時間的盡頭,也即是眼前的事實;而眼前的事實,也即是時間的盡頭。復活充滿了我們的生命,喜樂滿盈。正如使徒們說道主復活了時的感受一般。

我們延續使徒的工作,傳遞給世界復活的消息,也宣揚死亡無益於人生,所以不應在我們的生命中,佔有一席之地。至於那些藉由殺殘害同袍,追求改善社交生活的人,不願為世人奉獻。卻寧願服侍死亡,為自己被死亡所吞喫做準備。

如今,死亡與黑暗之鼓瘋狂敲打著,有些人認為排除異己讓自身受益值得頌揚
,他們大錯特錯。很不幸地,強者欺壓消滅弱者,支配著今日世俗權力頂端。控制世界的有權者,以為自己是這個世界的真正統治者。他們所展現出的殘暴及缺乏憐憫,往往讓我們震驚不已。

然而,基督,藉著在十字架上受難,翻轉了世俗權力的金字塔,並將祂的十字架插在塔頂之上。祂高坐其上,因為祂所受的苦難,超過了所有的人。世上沒有一個人所受苦難,像神-人基督所受到的苦難那樣多:“祂道成肉身而來,祂身處卑微,祂順服,即便是步上死亡,甚至在十字架上受難。因此父神所賜予祂之名,也在萬名之上。以基督之名,所有在天上的,在地上的,在地底的,都必屈身下跪。”(腓力比書2:8-11)

往往在人類的歷史中,我們目睹的普遍勢力,是闇黑的死亡,是不公義凌駕於公義之上,是敵意與嫉妒凌駕於愛之上,是人選擇邪惡的敵意凌駕於復活的光亮之上。儘管人類社會有著顯著的進步科技,大肆宣告人權與宗教自由,然而種族與宗教間的敵意卻普遍高漲,造成危險的緊張局勢,加劇了死亡、冥府與邪惡的統治勢力。遺憾地,人無法容忍異己。無法容忍與自己不同的族群,對政治、對宗教、或對社會所持有的不同看法與信仰。

雖然歷史已經證明,沒有上帝,就無法有真正地進步。如果沒有自由,也沒有一個社會能夠真正地往前,真正地幸福。只有依靠上帝,我們才能獲得真正的自由。二十世紀的歷史,不幸地證實了這個事實。人類經歷了源自中歐的慘狀,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及種族迫害中,造成了幾百萬人受害。在此同時,也飽受了所謂的前進勢力,以自由之名所種下的禍害,其犯下罪行之重大與殘暴,不下於來自中歐的暴行。因此,極權主義是人類遠離基督的產物,不能認清政黨及其自然的結局,而成就了毀滅與死亡。其上所述,再再證明了,倘若沒有上帝,任何追求自由的企圖,終將淪為悲劇。

對於統治黑暗的勢力,教會以復活基督的榮恩及力量來回應。祂將每一個人的苦難與疾病承攬自己身上。而透過祂的死而復生,所帶給世界的必然事實,死亡是該苦惱了。

復活與生命,是基督的恩賜與光亮,照亮了每一個人。讓我們榮耀這份恩賜,讓我們一起感謝賜予者。祂藉著肉身像一面鏡子在人世發光,祂將復活的光芒送給世界。讓我們迎接這生生不息之火光,讓我們欣然接受復活的恩賜,大聲從心底呼喊:

基督已經從死者中復活,他的死踐踏了死亡,那些在墓中的人,主給了生命。
歡躍吧!萬邦之民同喜!

<>